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讯 > 马未都:旧物之茶缸

马未都:旧物之茶缸

2020年06月02日
简介今天喝茶先讲究茶具,茶壶茶盏功能明确,什么茶配什么壶,使用什么水,甚至水温的高低也不能含糊。可日子穷时喝茶没这么讲究,大茶缸子是首选,一杯茶泡上一天,临下班将茶叶嚼了下咽也大

今天喝茶先讲究茶具,茶壶茶盏功能明确,什么茶配什么壶,使用什么水,甚至水温的高低也不能含糊。可日子穷时喝茶没这么讲究,大茶缸子是首选,一杯茶泡上一天,临下班将茶叶嚼了下咽也大有人在,据说毛主席就这样,还说吃茶叶强身健体。

茶缸之所以不称杯而称之为缸是其容量,正常容量的茶缸一暖壶水仅能倒上两三杯,超大号的茶缸容量可以与暖壶媲美。我在工厂时,有的老师傅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开水房灌上满满一茶缸水,心满意足的盖上盖儿,盖儿上系根绳,上午一缸下午一缸,一天喝得有滋有味。那时的茶叶不好,可经得住泡,喝一天到下班还有点儿颜色,最后随手一泼,算是下班的仪式,第二天一切照旧。

北京人喝茶与哪的人都不同,就讲究喝茉莉花茶。会喝茶的人反倒不愿意喝花茶,认为花香遮了茶香,得不偿失。殊不知北京地区水恶劣,水碱重得烧开水时如同冲淡了的牛奶。茉莉花香最初是用来遮水中碱味的,久了才形成习惯,所以北京人喝茶就爱这一口。当时的茶叶都是按两卖,一毛一两到一元一两。能喝一元一两茶叶的人都是生活富裕之家,喝不起又想过瘾的就去茶叶店买茉莉高末,也有称高碎的,高末就是高级茶叶末的意思,它有一个雅号叫随壶净。茶叶店的散茶卖到最后就会剩下这些碎末,讲究的喝主不喝,手头紧又馋的就买来过瘾。

茉莉高末并不好买,所以有人买到就会显摆。我一开始很奇怪老师傅为什么喝高末会把我叫到跟前,打开大茶缸盖让我闻闻,可并没有让我喝的意思;如果我没有做出夸张的反应,老师傅就会不高兴,让我抓紧时间干活,于是我学乖了,每次不等他叫我,我就主动地夸张地肉麻地赞美茉莉高末,说满屋飘香,气死正品不偿命,当时我如不加上这一句,至少要多干一个小时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