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讯 > 【烽火戏诸侯专访】烽火:我希望构建一个合理有序的仙侠世界

【烽火戏诸侯专访】烽火:我希望构建一个合理有序的仙侠世界

2020年07月10日 136人围观
简介作家烽火继《雪中悍刀行》后推出古典仙侠小说《剑来》,其叙事之宏伟、架构之宏大,令人赞叹。烽火笔下绝不是不染纤尘的“仙侠”,在他看来,这种仙侠太单一,也太肤浅,他要

作家烽火继《雪中悍刀行》后推出古典仙侠小说《剑来》,其叙事之宏伟、架构之宏大,令人赞叹。烽火笔下绝不是不染纤尘的“仙侠”,在他看来,这种仙侠太单一,也太肤浅,他要架构的,是充满矛盾纠葛带有痛楚和各种杂念的烟火气的人仙侠,其重心在于“构建一个光怪陆离却合理有趣的仙侠世界”。

特别要提到的是,《剑来》的仙侠最终旨归落在人间百态众生之相,分明带着作者深沉的思考和感悟,让我们在仙侠世界里看见种种世态人情、世俗物议,这也是《剑来》是与中国古典小说的精气神一脉相承、薪火相传的地方。

#烽火戏诸侯专访#

 

中华读书报: “剑来”这个书名有着什么样的寓意?

 

烽火:“剑来”来自我上一本武侠小说《雪中悍刀行》里边的一个梗,因为新书想要在仙侠世界里写出一个具有江湖剑客风采的主角,就用了这个书名。仙侠小说的精髓,其实不在一味描述山上如何仙气缥缈、一个修道之人如何纤尘不染、道心无垢,追本溯源,其实都是来自山下的侠气,庙堂,江湖,市井,处处都有。

 

中华读书报:《剑来》的创作初衷是什么?你在创作《剑来》时说:“很多道理我憋在心里,想跟这个世界好好说上一说”,是指怎样的“道理”?

 

烽火:我始终觉得一部虚构的文学作品,气质其实是与现实世界相通的。而文学作品,如果只是批判现实、揭露黑暗,作者如果自己都止步于此,读者自然很难看到更多的希望。

作者如果不通过文字,尽最大努力去尝试着告诉读者,如何与这个世界融洽相处,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如何去一步步改变世界。我希望每个剑来的读者,都坚信一点,我们都应该成为强者,我们都应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中华读书报:《剑来》将更多的笔墨集中到了市井底层,为什么这样安排?

 

烽火:仙侠小说给所有读者的第一印象,往往就一个字:假。我希望构建一个有序、合理的仙侠世界,需要花费极多笔墨,去描述许多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去铺垫很多一个仙侠世界体系里不可或缺的基础环节。如果自己没有这个野心,当然会兵败如山倒,先输给上一部作品的自己,再输给读者,最后输掉整个商业市场。

 

中华读书报:你的更新好像不是很快?这些年创作速度怎样?

 

烽火:在我的写作生涯里边,《剑来》之前,所有作品都写得很慢,名副其实的慢悠悠,写《剑来》之后,其实速度不慢,平均下来每天字数不算少,但是我喜欢每天不管写多少字,都只有一个章节,所以从来没有存稿,状态不好的时候,就干脆请假,一年大概有一百天是休息状态,才显得更新不快。

 

中华读书报:《剑来》中有很多有意思的人物,比如裴钱,从冷漠讨厌的小女孩到惹人怜爱的小精灵,裴钱的转变牵动着许多读者的心弦。能否谈谈这一人物塑造?裴钱之后的走向会如何?另外,书粉们一直很好奇陆台的性别和身份,能不能透露一下?

 

烽火:裴钱其实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个角色,她的存在,对于整部《剑来》的精气神,都有一种画龙点睛的作用。如果说书简湖是问心,答案是隔了两卷之后,陈平安才能够说出口的那句,“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那么裴钱的早早出现,和她的慢慢成长、变化,就是我希望用巨大篇幅、极大耐心要与读者讲明白的一个道理,真正的言传身教,蕴含着一股巨大和无形的力量,能够让人潜移默化,能够让“历来如此却终究不对”的世道,一点点翻转人心。这种力量,可能无法立竿见影,但可以打败偏见,纠正错误。

我觉得真正的力量,从来不在如何擅长掩盖某个、某些错误,而在敢于不断纠错、以及能够纠错当中。纠错越快,越有力量。

中华读书报:《剑来》是一个大IP,影视改编进程怎样?产业链的运营有哪些规划可以谈谈吗?

 

烽火:目前还是处于最初的影视剧本创作当中。电影电视可能要比动漫、游戏更早出现。不管是什么IP延伸,我一般都完全不会介入其中,听天由命。因为每个IP的开发,尤其是涉及资本层面的运转,对于作者而言,不可控因素太多了,有心也无力,不如一开始就别多想,老老实实写好当下的每个章节。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如果有同行能够打磨好他们某部作品的剧本环节,肯定更好。

 

中华读书报:日常一般怎么跟粉丝进行互动?粉丝经常微博跟你互动,比如“你陈政华也懂剑来?”这些梗是怎么来的?

 

烽火:我的读者都比较……调皮和机智。因为他们看书都很仔细,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极好的点子被我采纳和借鉴,所以除了这句调侃,其实还会被说成是“他烽火就是一个抄书的”,流传都很广,其实我很喜欢这种阅读氛围,作者虽然创造了一个完整世界,但是不被读者盲目推崇,作者在很多细节上,是会有缺失的,读者也是可以帮助作者查漏补缺的。这可能就是网络文学作品与传统文学作品的一个最大不同之处,网文作者读者之间的频繁互动,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我希望我的读者,能够清楚知道我每一部作品的优缺点,然后最后还是愿意喜欢和认可我的作品。这样的读者很可贵。所以我曾经公开说过一句话,“烽火戏诸侯这个人没什么好的,也就作品还可以。”一个作者,其实只需要用作品来跟读者对话,如果一部不够,就再写一部。

 

中华读书报:《剑来》主人公陈平安这个人物的行止与精神气质,似乎与阳明心学一派泰州王艮有很多相似处,你是有意这样塑造的吗?对于其中“读书人”的新儒家形象有怎样的思考?

 

烽火:确实是有意为之。比如女主的名字叫宁姚。其实就是宁波余姚两个地名的缩写。而主角对宁姚的心心念念,在人生道路上,练拳百万再百万,也算是我这个作者的一个执念吧。我心目中真正的读书人,终究还是有“不能忘本”这个最朴素的底线。

中华读书报:面对人心的不断反复,即便是陈平安这样内心坚定的人,都险些几次心灰意冷,所以书中那句“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这句话里又寄予了你怎样的情感呢?

 

烽火:剑来之所以最大宗旨,是“我们不要轻易对这个世界失望”,因为道理太简单不过了,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生活当中,太容易对人对事,产生大大小小的失望。

而“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这句话,以后在书中会被主角回答一句“愿学生心境如春”,我会有意去掉四季一词,因为四季如春,太难做到,但是当我们能够每次从失望,重新变成心怀希望,就是一次新年辞旧岁,心境再次入春。

 

中华读书报:中国文人一直都因为竹体现出的特性而对其极其喜欢,比如它的挺拔、它的有节、它的中空……《剑来》中陈平安对竹子有天然的喜爱。是想通过这些展现陈平安的个性特征吗?是否有意与王阳明先生的“格竹”关联,都在不断地“穷究事物之理”?

 

烽火:中国士大夫,一直推崇学以致用,修齐治平,更是每个读书人的心中所想,如何施展抱负,本身就是一门功夫。

加上我老家的门口不远,就是一条溪水,山上就是一片竹林。所以对竹子,确实怀有一种天然亲近的情结。加上王阳明先生的“格竹”,又让人神往。除了“格竹”本身这件事,其实格竹的整条脉络,往前推往后看,就是中国政治文化的一整条道统文脉,再深究下去,完全就可以当作一部极其精彩的小说去看待,随随便便,就可以“走门串户”,让人情不自禁地去书上寻访古人圣贤,邻居有朱熹,陆九渊,陈亮……无论是往前,还是往后去串门拜访古人,太多了。

 

中华读书报:伴随着网络文学共同发展成长,你怎么看待网络文学,对于网文中经常爆出的抄袭之作,你怎么看?

 

烽火:网络文学一直是中国文学的一部分,与传统文学同源同宗,而经典的文学作品,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一部作品能够存活在读者心中多久,是短短几年还是十几年,或者是几十年甚至百年的长久不衰,还是要靠文本质量的高低,来最终决定存世的长短。小说的故事性,会决定这部作品的读者广度,但是文学作品最为纯粹的文学性,会决定这部作品的最终高度,以及它在文学史上的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