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挑灯看剑章评(771章 江湖别过)

挑灯看剑章评(771章 江湖别过)

心安乡 2020年07月01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198
挑灯看剑章评(771章 江湖别过)

城:夜航船,十二城。

弓:楚失弓,舍一门。

哒:卖山券,小米粒。

第一章【城】

夜航船秘境之主是无境年轻僧人,儒家圣人伏胜曾拜访后来去自如,仙人境葱蒨和中土剑仙曾联手强行离开。其他登船之人凭借学识完成任务可赢取机缘,代价是留下一缕魂魄在这渡船上,沦为魂魄被拘押的“活神仙”。活神仙画地为牢,等待有缘人破解谜题完成任务,关键买卖真做成后彻底卸去束缚,既可以脱困而出。夜航船的根本脉络,第一条是承认不知即是知,第二条是强调交互,即学问的交融更替积累。

夜航船十二城,已经提到八城。第一条目城,城主李十郎原型李渔要求写《性恶》篇,婢女原型出自《香艳丛书》的胭脂神秦子都(又名碧玉),副城主说三日不出城按例行事。第二鸡犬城,城主请陈平安补全印文,约好四天后与古墨之精龙宾碰头,龙宾留下谶语“鸡鸣天上,犬吠云中”,典出西汉淮南王刘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第三容貌城,城主邵宝卷处处算计陈平安。第四本末城,又名荒唐城,副城主隋炀帝和侍女崆峒夫人。第五垂拱城,历朝历代帝王君主扎堆。其他提到第六推敲城、第七点睛城和第八有用城。

第二章【弓】

棉布摊子虬髯汉子姓张行三,唐代传奇小说《虬髯客传》中人物,结拜李靖和红拂女,后世称“风尘三侠”,后占扶馀岛国自立为王。陈平安换得小弓后,虬髯客彻底卸去束缚得自由,留下包袱中其余宝物。其中,画轴是唐玄宗命画工所做《十眉图》,笺签文字“教天下女子梳妆”,十种眉样中即有小山眉(又名远山眉),想知道宁姚眉毛啥样的书友可以上网查此图。换取《十眉图》的美人画像出自避暑胜地华清池,建于唐朝天宝年间的骊山北麓。乌木镇纸“不肯随风,玄寂无声”是嵇康(字叔夜)的诗,换取之物是嵇康行刑前弹奏的琴曲《广陵散》。

小弓铭文“云梦长松”,典出墨子劝说楚王放弃进攻宋国,楚国拥有“云梦泽”幅员辽阔,富有“长松”等参天大树,攻击宋国如富户盗贫邻。换取小弓的条件是搜罗记载“弓之得失”典故的书,楚王丢弓后说反正楚人得之,儒道佛名四家各有评述。《孔子家语》,孔子认为不必计较是否楚人得弓,体现人人平等。《吕氏春秋》,老子认为不用强调“人”得之,体现宇宙万物平等。《云栖随笔》原名《竹窗随笔》,云栖莲池大师认为不必有“我、弓、人、楚“等概念,体现了万法皆空。《公孙龙子》,公孙龙认为“楚人”和“人”是两个概念,体现了名家理论。

凑齐后用其中一本换弓,交出哪本书会伤及该门学问大道机缘。陈平安子部书铺得《孔子家语》,道藏书肆得《吕氏春秋》,别录书阁得《云栖随笔》。邵宝卷提前买光名家书铺的《公孙龙子》,逼陈平安交出儒道佛三教学问之一。《公孙龙子》历史上散失,残章《守白论》存于《隋书·经籍志》和《道藏》,幸亏掌柜指点在志书和道藏书铺购得。陈平安婉拒以“濠梁”二字换城主机缘,名家书铺掌柜应该是与庄子有“濠梁之辩”的惠施,陈平安三两银子购得“十题二十一辩”就是他的学问。陈平安交出道藏书铺的《守白论》,相当于放弃道家,惠施说对不起以庄子为原型的陆沉道友。

第三章【哒】

兵器铺主杜秀才历史上是李白的好友,因此认识白也仙剑剑尖炼化的长剑“夜游”。李白曾写诗《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从诗中得知这位杜秀才擅长诗词文章和冶炼,但本人却无任何诗篇流传后世。陈平安只知其名和大致身世,说不出生平诗篇题目,自然得不到水牛图。刻于镇江焦山崖壁的《瘗鹤铭》被推为“大字之祖”,内容是隐士纪念死去的鹤。人称逋翁的林逋喜植梅养鹤,因此陈平安猜测《瘗鹤铭》是其所做,《瘗鹤铭》作者不是林逋,所以杜秀才微笑不语。

条目城主李渔,卖掉兰溪老家的伊山别业后写过一篇《卖山券》,妙论金钱可以买去山水胜地,但买不了旧主人的文名,就像龙岗之于诸葛亮,兰亭之于王羲之。谁买了我的地方只是给我守业,我李渔曾写伊山别业的诗流传千古,后人会传颂此为李渔之伊山。城主李渔写“卖山券”即豪横的问“看谁敢买”,陈平安改成“买山券”意为回答“我敢”,懂这个典故你才知道怎么回答。

小米粒要求陈平安背箩筐,将小脑袋放在好人山主肩上问,回了家能否陪她去红烛镇耍,因为”她家在他家“。这后加的篇幅让人愈加觉得小米粒可爱,也愈加让人感觉突兀不安。虬髯客离开之前看了眼陈平安最后拿出来的书,又抬头看了眼站在箩筐里边的黑衣小姑娘,说:”那就再多说一事,公子真要去了本末城,既需小心,又可放心”。小心是有人算计,放心是没有大碍,但看小米粒有些蹊跷,但愿之前小米粒是陆沉七相之一的猜测不是真的。陈平安跟少年约好四天后碰头,估计又是三天么么哒。

1、一家之言,不足为信:评析是臆断的代名词,根据已知信息作出个人分析,提供众多解释中的一种可能。

2、问我何所有,山中惟白云。只堪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部分道理于我有益,未必普适。部分观点能力所限,难免偏颇主观。部分行文斩钉截铁,不代表坚信其唯一正确性,只是不愿面面俱到和模棱两可而已。

3、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文字是思想的具化,写与读是思想的交流,春色满园的魅力在于百花不同,欢迎书友讨论、批评和指正。

4、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写是乐,评是乐,看是乐,乐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