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260-元曲三百首-群体作者-小说诗歌-1271

260-元曲三百首-群体作者-小说诗歌-1271

树欲静 2020年07月01日 书籍名称:元曲三百首 书籍作者:任讷 / 卢前 来源:豆瓣 热度:40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元曲三百首》,其收录的戏曲主要创作于元朝(1271~1368)。元曲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瑰宝,它与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一道,成为中国古代文人聪明才智的见证。元曲盛于元代,它不同与唐诗宋词的典雅瑰丽,而是大量使用口语方言,将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以其广阔的题材、独特的风格,以及直白押韵的语言,深得历代文人的青睐。

群体作者,其中涵盖了着名曲作家关汉卿、白朴、王实甫、马致远、乔吉、张可久等人。

部分目录

1.喜春来

2.喜春来

3.骤雨打新荷

4.小桃红

5.人月圆

6.折桂令·拟张鸣善

7.凭栏人·赠吴国良

8.折桂令

9.水仙子·讥时

10.天净沙·七月

“绿叶阴浓,遍池塘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妖艳喷香罗。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尊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我并不喜欢宿命论的世界观。一部小说,一场电影,难道仅因为它的结局已定就没有魅力了么?

“采菱人语隔秋烟,波静如横练。人手风光莫流转。共留连,画船一笑春风面。江山信美,终非吾土,何日是归年?”

所谓“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不属于自己的名利场温柔乡,终究如浮云般来去匆匆。属于自己的才可长久。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心中有所牵挂,眼前风景再美,也提不起兴致。心中趣味盎然,则再平凡的场景也有趣味。

“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推辞饮。君若歌时我慢斟,屈原清死由他恁。醉和醒争甚?”

有人醉,有人醒。本来大家走的就不是同一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必在意?

“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那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一念之间,决定命运。后人看历史时,大概免不了唏嘘感喟。王侯将相,身首异处,有时仅一线之隔。

“美貌娘,名家子,自驾着个私奔车儿。汉相如便做文章士,爱他哪一操儿琴,共他那两句儿诗,也有改嫁时。”

爱情所至,理智便让了步。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之时,他大概也没想到能成功罢?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身处异乡,无亲无识。难免有所伤怀。人活在世界上,终究无法孑然一身,总是需要在情感上有所牵绊。

“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迢迢,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个人的寿命比起自然山水来说,如同蚍蜉之寿般短暂。明月青山几乎没什么变化,可是今天的自己与当年的自己几乎判若两人。

“渔得鱼心满愿足,樵得樵眼笑眉舒。一个罢了钓竿,一个收了斤斧。林泉下偶然相遇,是两个不识字渔樵士大夫,他两个笑加加的谈今论古。”

当往事成为历史,连渔夫樵子也可以纵情谈论。无论取得怎样的辉煌功业,终究要沉入历史长河。

“朝三暮四,昨非今是,痴儿不解荣枯事。攒家私,宠花枝,黄金壮起荒淫志,千百锭买张招状纸。身,已至此;心,犹未死。”

欲望是填不满的。有了许多,想要更多。如果成为欲望的奴隶,那么享受变成了禁锢。

20/03/04

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