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我们应该如何读历史

我们应该如何读历史

皮肯斯小店 2020年07月03日 书籍名称:正德十六年欧洲那些事儿 书籍作者:马瑞民 来源:豆瓣 热度:28

一部《明朝那些事儿》在中国圈粉无数。正德皇帝,明朝口碑最差的风流皇帝。嘉靖皇帝,被海瑞痛骂的炼丹皇帝。明朝步入中年,死气沉沉。

与此同时,欧洲正在兴起文艺复兴、大航海和宗教改革的浪潮。哥白尼捅破了天空,麦哲伦环游了世界。马基雅维利揭露了政治学的真相,莫尔为人类未来设计了道路,马丁路德打破的宗教的枷锁。

欧洲正在加速超过停滞的大明帝国。葡萄牙在澳门立足,把大明卷入世界贸易体系。

哥伦布到美洲

历史书很多。

有的是一板一眼的正史,面面俱到,哪一点都说不透。一大半内容大家还没有兴趣。

比如说一个历史人物,只说了他的简历和贡献。没有说他的整个人生和心路历程。

有的历史是割裂的。讲欧洲的时候一说就是“十七世纪”、"十八世纪“ 我们没有什么概念。而我们说明朝清朝的时候又不知道欧洲当时的人在干什么。这都是盲人摸象,最终得到片面的、割裂的历史。

看历史要有一纵一横。一纵是指从古至今,一横就是中外、东西方对比。一纵一横我们就可以有一个更全面的,或者说站在更高的视角来看待人类社会的发展。

葡萄牙人交给清政府的澳门租金

公元1521年。正德十六年。

大明帝国渡过了生命的中间点。

这一年4月20日,明朝最能折腾、负面评价最多的正德皇帝,死了。官员们祈祷下一位皇帝是明君圣主。

同年死亡的,还有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在他统治期间,达伽马到达印度,卡布拉尔发现巴西。皮雷斯来到中国,见到了正德皇帝。这一年年初,曼努埃尔还任命了葡萄牙驻中国总督。

第三是死亡是君主中的君主,国王中的国王,教皇利奥十世。他是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赞助者。

第四个死亡的人是费迪南德·麦哲伦。他意外死在菲律宾,没能完成环球航行的任务。

第五个死亡的人和麦哲伦的经历差不多。庞塞·德莱昂,在探索北美佛罗里达时受伤而死。

再说说活着的人。

5月27日,嘉靖皇帝荣登大宝,开始了他长达45年,却缺少作为的统治。张璁、夏言、严嵩、徐阶等首辅轮番上阵,谁也无力挽回大明的颓势。

英国国王的情书

这一年,土耳其苏丹苏莱曼攻占贝尔格莱德。苏莱曼与嘉靖皇帝的继位时间、驾崩时间几乎相同。惟一不同的是,苏莱曼创下文治武功,是该时代最优秀的君主。

这一年,欧洲大陆两强,德国皇帝查理五世和法国国王弗朗索瓦开战。

这一年4月18日,马丁·路德冒着生命危险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面前说道:“我绝不撤回我的观点。这就是我的立场。”

这一年,英国国王亨利八世因为反驳路德,获得教皇颁发“信仰捍卫者”荣誉称号。十几年后,亨利八世宣布脱离教皇管辖,并称教皇是驴。

这一年,莫斯科公国轻而易举地将梁赞公国吞并,俄罗斯帝国的地图上又增加了一块面积。同年,波斯(伊朗)的使者来到莫斯科,提议两国结盟对付土耳其人。

这一年,西班牙人科尔特斯俘虏了北美阿兹特克帝国的库奥特莫克皇帝,毁灭了他的帝国,建立了墨西哥。

这一年,一名西班牙贵族阅读宗教书籍后,立志成为一名圣人。为此,他在山洞了冥想了一年。后来,他成立了一个国际组织,一个影响大明、大清的组织。

这一年,世界首富,德国商人富格尔成立了家族基金会,开始运营世界上最早的廉租房。

本书内容以正德十六年(公元1521年)为中心,向前向后延伸到正德和嘉靖两位皇帝整个统治期,整个周期约六十年(1506-1566)。

在此之前的欧洲各国,其经济、文化发达程度、综合国力尚不如大明帝国,远远不如。

然而,就在这六十年里,欧洲通过大航海、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就像装上了三枚火箭推进器,飞速前进,超过了大明。并且在超过之后,前进的速度不旦没有放缓,反而更快了。

史学家说,文艺复兴是意大利的黄金时代,大航海是西班牙的黄金时代。

马丁·路德说,沉默的时代结束了,言谈的时代到来了。

恩格斯说,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次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这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达芬奇不仅是大画家,而且也是大数学家、力学家和工程师,他在物理学的各种不同分支中都有重要的发现。马基雅维利是政治家、历史编纂学家、诗人,同时又是第一个值得一提的近代军事着作家。路德不但清扫了教会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1],而且也清扫了德国语言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

朱棣创造了明朝的黄金时代,他是明朝最后一个大帝。

正德年间,明朝的黄金时代开始逐渐失去了颜色,变得暗淡。

正德嘉靖年间,积弊成山,史书多次出现“人相食”的记载。蒙古人兵临北京城下,日本倭寇犯边,葡萄牙人占据澳门。不同的现象暗示同一个道理,这是一个需要面向海洋,需要发展经济的时代。

嘉靖皇帝却支持了大学士杨一清观点:“今日之务,在省事不在多事,在守法不在变法,在安静不在纷扰,在宽厚不在繁苛。”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写道:传统的政治已经凝固,类似宗教改革或者文艺复兴的新生命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中孕育。社会环境把个人理智上的自由压缩在极小的限度之内。四海升平,并无大事发生,似乎是皇帝追求的目标

[1] 奥吉亚斯是古希腊国王。他有一个大牛圈,里面养了2000头牛,30年来未清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