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选读前五章,笔记如下

选读前五章,笔记如下

虛設的手 2020年09月18日 书籍名称:论政治 书籍作者:阿兰·瑞安 来源:微信读书 热度:19
选读前五章。笔记如下:
前言:
从现代国家大环境的角度,作者对政治学的基本问题“人是否能管理自己”以及精英与大众政治等命题做出宏观的考量。
第一章 苏格拉底与希腊
自由受到侵犯,雅典公民受法律的引导,认清自由的可贵,加以反抗。东方的现代国家雏形与城邦雅典第一次交锋。
tyrant是富人和穷人阶级冲突的产物。
雅典公民的身份难以获得,与罗马相比,更为排外。公民大会是立法机关也是法院,因为制度原因,诉讼是家庭便饭,也是社会混乱的一大因素。
demagogue之所以被引用,也来源于伯里克利的身份以及多次当选的事实。雅典的候选人似乎只能在好的阶层里挑选。
记录波斯战争的希罗多德是历史之父,而修昔底德对伯罗奔尼撒战争也颇受赞誉。
波斯战争之后,迅速壮大的海洋帝国为了壮大自己激进民主制度,扩大版图,侵占他国利益,不仅是对外关系,对内的混乱社会秩序已经预告之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失败。
修昔底德对民主制度的侵略和残暴痛恨至极。伯里克利的葬礼演说既阐述了雅典的民主传统,也鼓吹战争的荣耀和女人的无权。米诺斯大屠杀佐证了雅典强者至上的自然法。亚西比德作为足智多谋的煽动家,配合激进的公民大会,促成了走上灭亡之旅的西西里远征。而波斯帝国和斯巴达城邦结盟也证实了当时希腊各国强烈的地方主义色彩。
苏格拉底之死标志西方政治思想史的开端,其中,主要设计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
第二章 柏拉图
推荐读物 高尔吉亚篇
对柏拉图的批评:他以反政治的态度开辟政治思想的先河,柏拉图没有承认政治这一存在的事实,他只是通过各种强制性的政治手段来达到目的。
理想国的走红和现代国家倡导的启蒙民智,让人民称为理想的国民的目标相关。
马克思认为要通过激烈的政治斗争消灭政治,达成平等主义的乌托邦;而柏拉图则认为,未来的世界是以哲学王的指令来取代政治。
高尔吉亚篇:主要关于统治者的自我修养与治国术的讨论。
在此篇,苏格拉底批判修辞术,批判phist,更抨击希腊人常见的观点:不顾一切追求自我利益就是成功。苏格拉底论证正义者的幸福,批判不正义者绝对权力的不可控,其中dike正义指的是全面正确的意思,和justice和righteousness要区别开来。对于所谓的“无限制的强者统治”论,苏格拉底用欲求的牵引提出反驳。全篇没有讨论美德的本质,只在讨论政治家和民众的关系,他认为政治家应当服务百姓,死去的正义之人比不正义的人更清白。
理想国中的正义与现代国家的正义不同,它还有指统治者的正义品质在政体中的体现的方面。但要明白的是,即便是柏拉图讨论的正义都预设了自然的弱肉强食的合法性。柏拉图将正义看作是和修理汽车相似的技能techne,并统领技能的使用方式。之所以看作是技能,在于柏拉图认为正义会使人更好,即便是正义的惩罚也会让受惩罚者更好,而不是“帮助朋友伤害敌人”是正义。对于非道德主义所说的“正义是符合强者利益的东西”和非正统道德观“正义是真正意义上的强者利益的东西”,苏格拉底用了迂回的论辩方式,阐述“正义促进弱者”的观点。虽然苏格拉底对“不正义者总能得利”的观点,提出正义之人有幸福的本质,也能促进社会稳定团结的观点,但对于“免费搭车人”问题,只有互相监督能够避免,但监督者自身是否能遵循正义呢?这是未解的难题。那如何论证正义者一定能获得幸福呢?人性贪婪自私、只要不受惩罚坏人就能对自己有利。这里,nomos只是人造的产物,但柏拉图却认为,nomos存在于physis之中。之后,苏格拉底构想了一个正义本质可以体现的城邦,在那里,社会建立在分工的基础上国家要有好的警卫犬,这个人就是哲学家。柏拉图的思想基础则是“真正的知识都是关于form世界的知识,form就是事物的真相”。教育,就是要训练有真善美精英阶层的人,而基于人的灵魂不同,正义的本质(三类金属)也就此阐述。当然高贵的谎言并不是现代政治所说的欺骗术,它依然在理想社会和自然秩序之间达成了终极对等,成为深刻的真理。(我要死了)柏拉图的自然等级制社会在他看来能促进社会的高效运转。
广义的正义不可能与慈悲相联系,它指的是灵魂各得其所,按天性和宇宙的秩序行事。但被消灭的法律和不存在的大众和精英的政治斗争显然从正义的概念里缺席了。
对后世的影响:如果政治在于使社会的稳定和自然稳定对等,宗教的存在似乎就是必不可少的了。而且,铜质灵魂也遭到很多人的反感。
历史循环论;智慧——荣耀——富人寡头——能否重新回到智慧
但对于美德和幸福的联系,柏拉图似乎也只是用来世来一笔带过。柏拉图的理想国更多是对灵魂的培养以及如何在政治生活中让自身和谐平静。
第三章亚里士多德:政治非哲学
亚里士多德试图在当时对宗教的崇敬氛围和现代性的经验研究中达成一种平衡。
亚里士多德对奴隶和妇女的偏见虽然是时代的共知,但和他倡导的经验法相矛盾。
国家的形式是政体,质料是国民,目的是让公民过上好生活,动力是对自足的追求。
不同于柏拉图对拙劣模仿的表象世界的轻视,亚里士多德认为应该尽力将表象世界解释清楚。
本章:亚里士多德从目的论出发,讨论城邦如何保持而非个人,他先将城邦与家庭的的目的相区分,再研究各种政体,并得出混合政体最善的结论。至于个人,亚里士多德以政治生活的行动力与是否能自治作为公民身份的评判标准。而在对奴隶、妇女批判中,亚里士多德又展现了他矛盾的一面。关于对理想国的批判,亚里士多德先认为过于理性主义的不可行,再论证中间阶级远远要比最好的统治者更加稳固,虽然他并没有完全忘记最好贵族的欢想。总的来说,亚里士多德并不真正关注人的发展,在他看来,公民的发展是要和城邦的长远利益相符合。
◆ 第四章 罗马人之卓见:波利比奥斯与西塞罗
第四章:Glory——1、波利尼奥斯在《罗马帝国的崛起》中集中论述了罗马共和国的优越性,即混合政府理论,而与亚里士多德的扩大了的贵族制不同,罗马共和国的政府更符合混合政府的概念。波利尼奥斯也喜欢将政体比作身体,持有朴素的政治制度循环观,并和西塞罗通用一套观点“先要有莱克格斯,再有共和制”。与柏拉图相比,西塞罗更强调政治家的政治、治国术,并在论法律论责任等书中强调了消极自由,并对公民身份进行具体的划分,选举权和担任公职权无疑是最重要的。虽然有富人民主的痕迹,西塞罗笔下的共和国依然是强调制度安排下的人民之国。最后关于德行,西塞罗所言的责任与受人欣赏即为努力的目标其实是值得与罗马共和国的精神相参照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