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韩毓海教授的着作理论性很强,气势恢宏

韩毓海教授的着作理论性很强,气势恢宏

吴刚 2020年09月18日 书籍名称: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赛尔到北京 书籍作者:韩毓海 来源:微信读书 热度:18
韩毓海教授的着作理论性很强,气势恢宏,读后收获很大。不过有些问题还没有完全想明白,比如,既然韩毓海认为普选并不是共产主义,任何政权和管理者都是管理人、镇压人的工具,真正的民主是打碎国家机器,打碎现实中的官吏崇拜,那未来的社会形态是什么样子呢?再比如,科研与生产生活的脱离,使得资本家能够更好的榨取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那难道说,这种脱离不是社会分工细化的结果,不是一种进步吗?看来需要继续深入学习、思考这些问题。

写一点读懂了的东西吧。
关于资本,基本与重读马克思当中的论述逻辑一致,共产主义的目的是恢复资本生产资料的性质,而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追逐资本利益的最大化。由此韩毓海教授谈到由于资本追逐的是利益,而非发展,所以所谓市场“看不见的手”便无法解决经济危机这一资本主义的终极矛盾。
为什么美国没有爆发社会主义革命,韩毓海教授做出了解释,资本家通过海外投资,将矛盾分散或者扩散到了海外,缓解了国内矛盾。资本家还通过提高国内福利,达到了收买工人阶级的目的。正是基于这种情况,列宁提出先进的亚洲,落后的欧洲,因为矛盾的分散和扩散,使得边缘地区取代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为革命的中心,也就是俄国和中国。
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不会在某一个国家单独实现,因为共产主义是以生产力普遍发展为前提的。当资产阶级还有空间可以输出矛盾,本国的矛盾便不会被激化。从这个角度来看全球化,发达国家不能让第二、第三世界国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否则发达国家便失去了输出矛盾的空间。所以,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并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无可避免。
对于文革,韩毓海教授也有独到的分析。毛泽东认为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多元一体的矛盾互动才是构成社会发展的真正动力,毛泽东晚年强调阶级斗争是“唯一的纲”,违反了他自己的理论。韩毓海教授提出,今天,我们一心一意发展经济,如果不重视社会关系的调整,如果不重视文化意识形态和政治建设,那同样是一种形而上学,恰恰意味着我们没有真正从文革中汲取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