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剑来》第八百七十九章·第八百八十章 综合看点

《剑来》第八百七十九章·第八百八十章 综合看点

琳梦之樱 2021年04月07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19

《剑来》第八百七十九章·第八百八十章看点

#剑来看点#

1.讲理与不讲理

陈平安与人讲道理一直被诟病。讲理与不讲理就在一线之间,把理占尽就是一种不讲理,站在道德制高点居高临下说教就是一种不讲理,未经人事而劝人也是一种不讲理。讲理应该是将双方摆在同一身份上。讲理也要看对方讲不讲理。陈平安在书简湖一段与诸多不讲理之人讲理,也是那段看着比较不利索的原因之一。

老大剑仙的道理很简单,手中的剑就是道理。我比你强不是我想和你讲道理,而是你不得不和我讲道理。这样老大剑仙就是真正的剑仙。就如同剑修不讲理的本名飞剑一般。这次陈平安与南簪,陆尾的酒桌之上一表强硬。谈的拢,两利。谈不好,你们就得吃亏。陈平安那一记近道的剑术就像是在和中土陆氏说“陆氏这棵树很大,但我的剑可以砍到。”

2.国师陈平安

“你好像以大骊新任国师自居了。”在陈平安眼里陆尾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并不是所有算卦的都适合下棋。崔瀺经营百年的大骊王朝与大战之中挽天倾,这是陈平安的大师兄。一人挽回宝瓶洲老龙城战场失势的是齐静春,这是陈平安的小师兄。不管是哪一个,陈平安眼里都不是陆尾能望其项背的。

落魄山陈山主问剑藏污纳垢的正阳山,大骊军方将领可以说是拍手称快。文圣关门弟子教出了曹晴朗这样的科举榜眼,大骊文人之间风评也不差。剑气长城末代隐官陈平安,更是大战之时的砥柱之一,没有陈平安,大战胜负之分就更加充满悬念了。

陈平安帮助英灵返乡,更是被大骊刑部礼部铭记。大骊朝堂人物,沙场武将,宝瓶洲内山上人士,中途文庙,五彩天下飞升城……这些加在一起,就是陈平安的势,这股势不是一个大骊皇太后,一个陆氏傀儡能阻挡的。陈平安可以说是大骊的有实无名的国师。如今天地棋局再添一位执子者—青衫陈平安。

3.绣虎雕龙

面子比天大的文圣让郑居中退让一步,崔东山挑担子成为落魄山下宗宗主,落魄山壮大之势也不被阻挡。被郑居中奚落一番的崔东山终于摆正位置,有上进之心。绣虎不在,但崔东山仍在,崔东山是少年心性崔瀺。绣虎已去,那就静待崔东山能不能雕龙了。清风明月动人心弦,东山再起亦可期。

4.隐国师

坐隐, 围棋或下围棋的别称之一。名士王坦之把弈者正襟危坐、运神凝思时喜怒不行于色的那副神态,比作是僧人参禅入定,故称坐隐。

如果说前面的陈平安是“五子棋”高手,在某一段某一刻是最强手的话,如在剑气长城,在拆解正阳山时。那么从蛮荒回来的陈平安真是大不一样了,不一样在何处,在高处见大局,抓脉络,低处,细微处着手,已有大国手之风范。所以恍惚间,陆似乎见到了齐和崔。

这样的平安很不一样。

就像前文分析的一样

隐国师。

5.剑术

万年之前陈清都等三人问剑拖月山,那时的他们剑术之高,毁坏力之强,堪称独步。但平安不同,有剑招有剑意,但对剑之道领悟还未有大成,虽然手持剑麻但毁伤力不同,不可与陈等相提并论,是谓没到极微极细的地步,蛮荒一行,通过多次对靶子托月山多次实地演练,逐渐有了自己的道,所以最后一剑威力不可同日而语。本章跨境斩个仙人境的道法,毁伤力也可理解。

借小陌一句:几近道。

崩了真君有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