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日本兴衰三百年:从古坟时代到飞鸟时代

日本兴衰三百年:从古坟时代到飞鸟时代

星尘 2021年06月12日 书籍名称:从大王到天皇 书籍作者:熊谷公男 来源:豆瓣 热度:41

《从大王到天皇》是“讲谈社·日本的历史”第二卷。这套书的标签是“日本史”,可就《从大王到天皇》这一单本来说,将其称为是“日本史学研究”要比“日本史”更准确贴切。这二者的区别恰似历史与历史学的区别。

历史是对过往史实的客观描述,而历史学研究则带有研究者的主观看法。《从大王到天皇》一书讲述的就是日本史学家熊谷公男研究下的日本史,书里面展现的是熊谷公男结合考古研究以及前人学说后得出的结论。

书里面也多次采用了“依笔者所见”、“笔者认为”此类描述。因此这本书并不适合普通人当作日本史入门读物来看,要是事先对日本史没有一定了解的话,看这本书的时候恐怕会一直“被作者牵着鼻子走。”

而要是对日本史很有研究,很感兴趣的话,这本书是深入了解日本的佳作。正如序言所说,这是一本日本人写的日本史,“只缘身在此山中”,日本学者对于日本史的研究总能达到一些外国学者难以企及的高度(正如中国人对于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了解最为深刻一样),而这正是我们真正理解日本历史的最佳途径。

01.东亚视角下的日本

这本书有一个非常难得的地方在于,作者虽然是日本人,但他却没有碍于身份而在研究中偏袒日本。

书中的许多结论都可以证明,熊谷公男的研究立场还是相当客观的,以至于书里面甚至揭露了一些日本的隐秘伤疤。

这本书最开始论述的是“东亚视角下的日本”,在那个时候还没有日本这个名字,当时的日本被称为倭国。

这本书论述的历史时期是从古坟时代中期(4世纪末期)到飞鸟时代(7世纪末期),当时的中国处于南北朝至隋唐时期。

在这段时期,日本与其他东亚国家(主要是中国、和朝鲜半岛国家)的交往主要通过两条途径展开:其一是朝鲜半岛交通线(简称“半岛交通线”);其二是中国大陆交通线(简称“大陆交通线”)。

在公元5世纪左右,日本掌握了半岛交通线,加罗人顺着这条路线前往日本列岛,日本将这些移民称之为渡来人。现代社会的所有日本人基本都留有渡来人的血脉关系。

加罗人移居日本的过程中,为日本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文化产物(这些技术基本源自中国),此后这些产物深深地扎根在日本列岛社会。

日本列岛由此迎来了技术革新的时代,土木、灌溉等技术得到大幅提升。这些技术革新进一步推动了日本社会结构的变化。于是在书里面,熊谷公男认为“公元5世纪可谓是列岛社会变革的世纪。”

与半岛交通线不同,日本与中国的大陆交通线曾几次中断。在日本列岛的统治者中,只有卑弥呼和倭五王接受过中国王朝的册封。公元五世纪下半叶开始,一直到公元七世纪,大陆交通线中断了一个多世纪,一直到倭国再度向隋朝派出遣隋使,两国才又恢复交往。

02.佛教影响下的日本

古坟时代名称的由来和当时日本列岛建立起的大型古坟有关,而飞鸟时代这个名称则和佛教传入日本有关。

印度的释迦牟尼于公元前5世纪创立了佛教。佛教于公元前后传入中国。但随后佛教进入日本的历史晚了好几百年。

公元6世纪,佛教在日本钦明朝时期,经由百济传入日本。

佛教的传入在日本列岛掀起了一场很大的动荡。苏我氏最早接纳佛教,这是日后苏我氏崛起的根源。

但当时的钦明天皇以及倭国群臣均对佛教不以为然,一场崇佛与排佛的争斗开始了。

在几次瘟疫及其他灾祸横行之际,日本群臣乘机将灾祸推到了佛教头上,认为崇佛会导致日本国神发怒,由此掀起了日本历史上的两次灭佛运动,以及苏我氏与物部氏的武力冲突。

这场冲突最终以崇佛派苏我氏的胜利而告终,苏我马子创建了日本最早的寺院飞鸟寺,此后佛教在日本列岛迎来了发展的鼎盛时期。

同样得到鼎盛发展的还有苏我氏,苏我氏成了权倾朝野的弄臣,甚至可以扭曲倭王权内部的继承惯例,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天皇推古天皇正是苏我氏搅弄风云的结果。

但和历史上其他权臣一样,苏我氏的覆灭也来得猝不及防,在受到孤立之后,“乙巳政变”成了苏我氏的催命符,苏我入鹿在政变中被杀,而苏我虾夷最终自杀,显赫一时的苏我氏宣告覆灭。

03.主观和客观

熊谷公男在阐述这段历史的时候尽可能保持客观的立场,考证非常谨慎,用词也力图准确,但这种谨慎反而增加了这本书的阅读门槛,让不懂日本史的读者容易看得云里雾里。

而且无论再怎么小心,主观都是绝对的,而客观则是相对的。没人可以保证自己站在绝对客观的角度。

因此熊谷公男在这本书里论述的许多观点事实上在学界仍存在争议。就比如这本书的核心:“天皇”称号的由来。

在学界,关于“天皇”称号的由来问题存在两种观点:其一是“天皇”称号最先是作为天武天皇的尊称,随后被法定化;其二则认为“天皇称号”诞生于比天武天皇更早的推古天皇时期。

熊谷公男赞同第一种观点,并且在书里面阐述了他的证据,言辞颇为有利。但书里面并没有提及持第二种观点学者的看法,因此这个问题依旧难以盖棺定论。

而要是我们一味偏信本书的观点的话,很容易就会被作者牵着鼻子走,这是多数史学类着作的通病。

但可以确定的是,从雄略天皇的时代起,“天皇”称号出现以前,日本列岛的统治者都声称自己是“治天下大王”(日本人的“天下”概念不同于古代中国的天下,前者充其量指的是整个日本列岛,后者则是普天之下,全世界的意思。)

天皇称号出现之后,日本列岛统治者开始以天皇自居,在同一时期“日本”这个国号也得到了确立。

值得一提的是,“天皇”称号形成之初,在日本人的观念中,天皇就一直既是“神”,又是日本“天下”的终极权威。

但在二战战败之后,1946年,昭和天皇发布《人间宣言》,“天皇”的“神性”遭到否定。从那时起,天皇已不再是终极权威,而只是一种日本国家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