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一些胡言乱语的话

一些胡言乱语的话

何处莫凭栏 2021年09月13日 书籍名称:酒国 书籍作者:莫言 发布者: 来源:豆瓣

一面之缘的人,就算当时聊的再热络,转头之后彼此的脸依旧消失在风中。

女司机啤酒花一样的脸庞在丁钩儿的脑海里停留了一分钟,便像透明玻璃杯里的啤酒泡沫一样,哔哔啵啵地响着,缓缓地消逝了。

丁钩儿生于一九四一年。一九六五年结婚,婚后生活平淡,夫妻关系不好不坏,有一个儿子,比较可爱。他有一个情妇。她有时非常可爱有时非常可怕。有时像太阳,有时像月亮。有时像妩媚的猫,有时像疯狂的狗。有时像美酒,有时像毒药。他想和妻子离婚又不想离婚。他想和情妇好下去又不想好下去。他每次犯病都幻想癌症又惧怕癌症。他对生活既热爱又厌烦。他摇摆不定。突然想起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这就是中年男人存在的问题,想要放纵却有束缚,平淡生活却嫌无趣,人生也是如此,但是你细想想有老婆还有情妇,你已经超额了。

这是个富有诗意、健康活泼的夜晚,因为在这个夜晚里,探险与发现手拉手,学习与工作肩并肩,恋爱与革命相结合,天上的星光与地下的灯光遥相呼应,照亮了一切黑暗的角落。

喝!酒浆如蜂蜜般润滑。舌头和食道的感觉美妙无比,难以用言语表达。喝!他迫不及待地把酒吸进去。他看到清明的液体顺着曲折的褐色的食道汩汩下流,感觉好极了。他的感觉沿着墙壁飞翔。

金刚钻在灯光中缓缓游动,突然又加速成流星一般。他的神采如利刃一般把满室的金黄色劈出道道缝隙,他在这些缝隙中宛转自如地游动。然后他消失了。

那只彩色蝴蝶似乎疲倦了,它的翅膀越来越沉重,仿佛被露水打湿了。终于,它落在吊灯的金属支架上,悲伤地抖动着触须,看着它的躯壳沉重地跌在地板上。

男人和女人漫长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类似阶级斗争的历史,有时男人胜利,有时女人胜利,但胜利者也就是失败者。他想自己和这女司机的关系有时是猫与鼠的关系,有时又是狼与狈的关系。他们一边相爱一边厮杀,温存和残暴重量相同,维持着天平的平衡。

悲悯永远都是底层人的共情,因为他们体会过,感受过,经历过,惧怕过

不愿与“精英”同流合污,却对他们的糖衣炮弹无力抗拒;看不起草根P民,却因为要生存又不能脱离。这令人尴尬万分的现状,也是每个人的真实写照啊。

黑暗其实是一种具有强大压力的物质,能把人挤成薄饼。

有时我的确感到这莫言是我的一个大累赘,但我却很难抛弃它,就像寄居蟹难以抛弃甲壳一样。在黑暗中我可以暂时抛弃它。我看到它软绵绵地铺满了狭窄的中铺,肥大的头颅在低矮的枕头上不安地转动着,长期的写作生涯使它的颈椎增生了骨质,僵冷酸麻,转动困难,这个莫言实在让我感到厌恶。此刻它的脑子里正在转动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猴子酿酒、捞月亮,侦查员与侏儒搏斗,金丝燕吐涎造巢,侏儒在美女肚皮上跳舞,酒博士与丈母娘偷情,女记者拍摄红烧婴儿,稿费、出国,骂人……一个人脑子里填充了这样一些乱糟糟的东西,真不晓得他会有什么乐趣。

上一篇:快乐还可能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