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第687-688章 一些个典故;落魄山上有剑仙 看点

第687-688章 一些个典故;落魄山上有剑仙 看点

琳梦之樱 2019年12月23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141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一些个典故;第六百八十八章 落魄山上有剑仙 看点

有些异乡人,也许会片最小的大洲当成第二个故乡,而有些故乡人却把这里当成了他乡。

关于文中典故,已有课代表解惑。在此不再赘述。

【剑仙魏晋】

魏晋原为玉璞境剑仙。在黄泥坂渡口,魏晋与两位战友辞行。孤身前往北俱芦洲,有可能是破境到了仙人境。

经历过剑气长城的洗礼,曾经那个最怕与人间产生纷扰纠葛、只希望一人一剑干净登山成仙的魏晋有了很多变化。面对战友,脸上多了几分真挚的笑意。也会照顾金粟的感观,对苻南华有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好态度。虽然对山上人依旧是很抵触,选择自己御剑独行。可内心却柔软了很多,会认真的提醒小孩子们采雪要小心。

一句“种橘子去”,实则是说魏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先不要急着反驳我,金玉其外,是魏晋的境界与修行天资,在此不加赘述。败絮其中,情关难过。老大剑仙点过,左右提过。不过单身汉左右还是点的不够透彻。若能斩情丝,魏晋的实力必然能再上一个台阶。若不能,被正阳山那位牵红线女子祖师玩弄于股掌,被情关反噬的打击必然会更惨重。还能不能保证个人实力,堪忧。

曾经天上剑仙,与人间纠葛丝丝缕缕,执剑问天,带着整座人间的心气都往上提了几分。而今朝,则有痴情剑仙奔赴北俱芦洲,去与天君说说那人间人。也许也会与那女子再说说人间情。

【天团米裕】

落魄山F4就要凑齐了,至于镜花水月里是谁赏谁,在这尚且安稳的年代,想必落魄山能挣得不少神仙钱。

从最开始的酒醉不愿醒,到现在没事儿就拿魏晋开涮,米裕慢慢的适应着浩然天下的生活。内心更担忧着兄长的安危。米裕不把自己的玉璞境当玉璞,一来是剑气长城重战力,自家哥哥光芒耀眼如学校前9兼班级前9的大剑仙,对比米裕他一个班级第十,难免能看出不小差异。二来,米裕浑浑噩噩度日,也是不希望哥哥早早陨落在战争里。在这座长城故乡,兄弟情深,哥哥用全部战功只求换米裕一条活路,米裕如何不是对兄长常有愧疚。

到了落魄山,对崔嵬没好话,是不喜这等退缩之人。未入谱牒便想着找水神娘娘麻烦,是对这个宗门由衷的喜欢。对于落魄山而言,米裕的到来直接弥补了落魄山战力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是一个极大的利好信息。

当然,如果知道陈平安其实早就想让自己当镜花水月的主播才那么真诚,不知道狗腿玉米还会不会继续这么开心。不过,说不定也就放弃挣扎了。

【账房韦文龙】

当会计换了三个东家,从春幡斋到隐官团队,再到隐官大人的宗门落魄山,韦文龙十分敬业。爱一行,专一行,虽然境界不太够看,可是韦文龙也是行业中的佼佼者,也为战争做出了贡献。

没账本可看的韦文龙堪比某报小编,在风雪庙就差点儿把魏晋的风流韵事说个底儿掉。要不是魏晋一咳嗽,指不定米裕还怎么打趣痴情呆子魏晋。韦文龙最大的特色其实不是八卦,是旁征博引,各种“引经据典”,看着十分可靠。反而理论圆满,让风雪庙神仙台出身的魏晋反而是说不出一个反对的话。

问民俗,问商贸,韦文龙看似商家实则个人认为更偏术家一些。闲时,一颗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买了无数邸报看尽浩然风月。忙时,是专业可靠的落魄山账房先生,自有其规矩与尺度。

入落魄山,掌一山账簿,韦文龙的态度令魏檗大为放心。会计的基本职责,核算与监督。所以韦文龙直接说账簿可以允许暖树翻阅,就是奔着监督职责,与满足落魄山宗门决策需要而公开。韦文龙教暖树做账,并且给予暖树资金调度的权限,一来是心疼暖树的职责过重,不希望暖树因为很多琐事的事项审批而耽搁时间。二来,也是工作下放,给予暖树一部分备用金以便暖树及时调度使用。自然,也是信任落魄山的小管家暖树。

暖树与韦文龙就凑成了落魄山的大小两位会计。亏的是落魄山资金流不够大,且山上交易又是用的神仙钱,不然未来是不是还得再招个专门管理货币资金流动的出纳呀。

可以说是总管把现代的公司管理制度及财务基本原则部分的引入的小说之中,而在这本书里,还有更多的彩蛋等待大家的解密。

【米粒、暖树与香火小人】

可以说,整座落魄山上的人与精魅,都在思念着远游的陈平安。赔钱愿意诉诸于口,米粒则是牵挂于心。

裴舵主不在,米粒帮着约束山上人的言行。不希望米裕凶崔嵬,更不让香火小人背后说人坏话,其实都是落魄山的门风所在。

暖树一直是众人喜欢的存在,管着落魄山上上下下所有的琐事,能把大家都照顾的妥妥帖帖。魏檗更是一见韦文龙就先跟他说不好听的话,只为了不让韦文龙在行为言语中伤着暖树。而暖树却是把想学做账这件事觉得很羞愧,怕韦文龙觉得自己是贪那财权,小模样很是可爱。

暖树在不经意见就遵守了财务报销制度。事先提借款,写消费清单。后期更是怕打扰韦文龙工作,自己垫钱走事后报销流程。报销单写的又规范,那金额不用想也知道是毫无水分可言的。这么可爱的小家伙,现实里是非常讨财务人员的喜欢的。

再看天天说自己是“大爷”的香火小人,点卯极其诚心,工作也很老实。可以说裴钱的约束与记账极为有用。曾经一位司机师傅与我说过一句话,现在想想,有些道理。在教育上,适宜说人性本善,而在管理中,却更应说人性本恶。是监督与制度完善了宗门的管理,看似只是点卯与亲自做那么多琐事,实则是对规则的敬畏与修行上的刻苦认真。

【远游的两个孩子】

裴钱不乱花钱,登船就换了房间。不蹭师父的东风,踏踏实实住着普通房屋,让我想到了关于家庭教育的一些东西。不收礼物,更知其实是师父的面子,而不是管事真的喜欢自己。更多地,还是怕麻烦。

两个孩子买东西,最见童心。狐狸拜月图、古琴镇纸、符箓卷轴,都能看出两个孩子的喜好。李槐果然是读书种子,挑的都与文房清供有关。而裴钱则是看中了符箓,有增加杀伤力的意思。也就是怕李槐飘,觉得他不把钱当前,裴钱那记账杀价极狠,把李槐训了个狗血淋头。关于两个孩子所买的宝物,我觉得价值如何不是最重要的,喜欢不喜欢,才是最重要的。成年人的世界里,衡量孩子交的朋友好不好,是问那个朋友家里住多大的房,家里有没有车,父母是什么工作。却不问孩子真正喜欢朋友的哪一点,哪些是那个朋友值得孩子喜欢的闪光点。所以我个人对这批东西的价值并不看重。捡漏固然很好,而打眼却没那么重要。因为他们是孩子,买东西,应该是出于本心的欢喜。而不是,为了挣钱。

私心是不希望赔钱跟李槐的初次远游,就要背着给宗门挣钱的重任去倒卖东西。他们不该去开心的体验这和平年代的远游吗?不是该全身心的沉浸在对他乡风土的欣赏之中么。把包袱斋,当个体验,就够了。

竺泉宗主,乱认闺女,看来是想从裴钱这儿跟她左哥哥离得更近一些啊。

异乡,成了走不开的故乡。家乡,却成了心里回不去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