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第688章,江湖见面道辛苦,章评。

第688章,江湖见面道辛苦,章评。

陈芝豹他哥陈白熊 2019年12月26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394

第688章,江湖见面道辛苦,章评。

好久不见。

■恐吹月下灯。

剑来好就好在,有些时候真的写出了神仙气。

除了有些是根据典故、或者文学诗词化来的精妙句子,还写出了很多恍若只有真正山上人的视角才容易看到的景色。

比如当年书简湖平安与刘志茂乘舟登岸、平安在船、刘志茂悬于雾霭水面的场景,我当时写段评就说这一幕如果拍电视剧会极美。比如此处魏檗、米裕两人披云山共饮,看山下夜幕里城池村镇如灯——这种代入角色彼时视角的心境,才显笔力。比某些修仙小说主角初次御剑在九霄也丝毫没有心境变化彷如坐公交出门买菜、把仙人交战写成只会丢飞剑砸法宝的稀松平常的小学生“理所当然”,妙出了好几座披云山。

神仙人物,应有神仙视角。

山上人也当有龌龊心,山上人也当有出尘意。

总管接受采访时说他最开始写作时候喜欢搜集好看的图片,然后代入其中对着美好图画进行描写。此处的“身居高处观人间城池灯火如豆”,很像是夜间坐飞机初起时,俯瞰机翼下方大地才有的灵感。

■北岳山君,与终南。

棋墩山,原本是已故神水王朝的北岳,当年魏檗被神水王朝皇帝封为棋墩山正神。神水王朝被大骊吞并后,皇族遗民被贬为红烛镇贱籍船家女世世代代不得上岸。

魏檗心生不忍对神水遗民多加照拂而被大骊贬为土地,山神金身由神水遗民亲手打碎沉入冲澹江底日日冲刷,永受“山水相冲”之苦。

有一名遗民女子,冒死入江把所有金身碎片捞起拼凑并偷偷带回棋墩山。被发现打碎魂魄,失去记忆一次次转世仍为船家女,他为了不牵累她从未再去找她。在第一百二十章,遗民少女被长春宫大骊皇后收为弟子。

山神后来做了大骊北岳披云山正神。

少女这辈子贱名依山,小名衣衫,因为忌讳神水王朝姓氏所以无姓,被大骊皇后赐名“终南”。

心随飞鸟遇终南。

终南,是那辈子她本来的名字。

大骊皇后收终南为徒的时候,故意步行路过棋墩山,魏檗曾经现身和她如陌生人般擦肩而过。

所以魏檗才对长春宫的一个年轻弟子这么上心,宁愿托辞“还长春宫人情”耗人情请米裕一路随行,连中岳正神他都不放心。

所以他给米裕的紧急传讯方式名叫“连理枝”。

所以他才在意米裕容貌,拐着弯的央求米裕戴上面具,虽然米裕没那个心思,还是生怕失去记忆的自己老婆恋上自己兄弟。

后文中说其余三个年轻女弟子,一个有文运,一个有山运,一个有武运。文运是大骊京畿人士楚梦蕉,山运是梦中得赠祥符的林彩符,武运是大骊将门韩壁鸦。

三人都是高门大户,与出身贱籍却骤登高位的“小师姑”,其实很有隔阂。

只是单看名字,两次北岳山君与终南,可能很难有善果。如同雪中李淳罡和绿袍儿,最风流,也最错过。

■喝酒要栏杆拍遍。

除了护送几世的恋人终南,魏檗还想让米裕熟悉下宝瓶州环境。

现今的宝瓶洲是“一国治一洲”,好处是山上人都落入大骊毂中,坏处是山上关系也如官场般糜烂。比如平安想对付的清风城和正阳山,一个抱上了军方大腿,一个被朝堂有意培养用来制衡龙泉剑宗。都不像米裕本来所想“不服戳死”这么简单。

所以听过魏檗交代局势后,心生烦闷的米裕才说一句“为何喝酒要把栏杆拍遍?”

因为心中郁郁,剑不得出也。一如当年辛弃疾想要率军抗敌却被官场制约而不得。

魏檗听懂了,接上了梗。才被米裕夸“也是读过书的人。”

同样,魏檗也点出来落魄山此时的尴尬状态:本应该携大势而归、借这么多年凝结势力一举克敌的陈平安却身囿长城不得出,落魄山群龙无首。所以接下来的首要任务是1继续蛰伏,不要惹事。2不能怕事,该展示肌肉展示肌肉,否则会被当成肥羊惹来不必要的觊觎。

所以,米剑仙别担心,早晚得请你出剑宰傻狼。

多句嘴,所有词人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辛弃疾,济南就有座稼轩祠,去过两次。毛爷爷也在晚年点评过“最喜辛词”。

■石柔女鬼唱歌。

“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典:出自《庄子·知北游》的“被衣为啮缺歌”。

其中“被pī衣”和“啮niè缺”都是大贤人名,历史上的师徒关系是被衣传王倪、王倪传啮缺、啮缺传许由、许由传尧(三皇之一)。

知北游里这篇写的是 徒孙啮缺向祖师被衣问道,被衣让啮缺“抛开躯体,向一个牛犊一样无知无求”,刚说完啮缺就进入了“合道”状态浑浑噩噩。祖师爷大喜,就唱了这么一首歌来夸奖啮缺。这里的“形若槁骸、心若死灰”和成语如同“呆若木鸡”一样都是夸人的意思,形容人有大智慧。只是被后人以讹传讹扭曲本意了。

放在本文里,就纯粹只是用了字面的“抛开躯壳”的意思,石柔作为女子自爱自怜。也暗示了崔东山的深意:仙人遗蜕是工具也是枷锁,女子魂魄才是本心,石柔什么时候能狠下心抛开躯体做回自己,才能更向前走一步。

或许也在映射远在剑气长城守着半截城墙、以失去神智为代价无知无觉状态的陈平安,虽手沾鲜血,但心“如大贤”。

■于禄和谢谢。树下和赵鸾。

同样是王朝遗民,终南活成了无知无觉,被爱人默默守护。

于禄活成了心中万千心思,从来不说。包括对谢谢的喜欢,也默默陪伴藏在心里。

本来能和贺小凉齐名并驾齐驱的谢谢,仿佛是小凉的对立面,贺小凉一路福缘,谢谢一路苦难。于禄觉得是自己和卢氏亏欠了谢谢,所以再多喜欢也说不出口,连劝谢谢别冲动行事都要绕七八个弯,不说什么能做,只说“什么不能做”。

被谢谢吐槽只知道装痴扮傻。

只不过贺小凉注定大道甚孤姻缘无得,谢谢和于禄,或许能有个差不多的好结局。

赵树下和赵鸾,赵树下被要求打五百万拳,很像平安当年自己。但平安似乎并不打算收他姐弟入门,有可能是先送到李二处打好根基,然后拜如张山峰门下学习太极拳。

赵鸾最好的去处是去蔡金简所在的佛家宗门云霞山,最符合她的心境,之后找一个契机去云霞山的可能更大。蔡金简和赵鸾,一个喜欢齐静春,一个喜欢陈平安,都是比自己年纪大的人,就如金庸世界里的郭襄,爱杨过而不得。独守峨眉。

■韦蔚的绣花鞋。

平安、张山峰、徐霞客三人第一次小庙见到韦蔚,进来三个女鬼只有韦蔚绣花鞋有泥泞。

因此被徐霞客看出来是鬼魅,被点破。这次有长进了,都有泥泞。

梳水国韦蔚人家眼力见就好,江湖相遇,先问根脚,就不怕打脸。这就叫会做事。

反观“不怕万一”柳赤诚,最后一幕出现是在那个大妖洞窟外面看见几男几女路过打算欺负一下,还说就不信能出现万一。嗯,坐等那几个路过人身份揭晓。

■李锦“点灯”。

这里的冲澹江水神,给自己相中的人身后“悬灯笼”,使鬼神辟易,是化用自一个民间传说。

在民间的说法里,不论男女,每人额头、两肩,共有三盏灯。命格越壮的人,阳气足,灯火越亮,所以鬼魅不得近身。

这三盏灯最容易灭的方法,是诱惑人转头,自己吹熄。因此传说中人行夜路时,常有鬼怪故意尾行、狐狸扮人声搭话、老狼搭肩,都是让人心生恐惧或被诱惑,自己回头把肩头灯吹灭,鬼怪就能近身下一步行动了。

所以老人都说人行夜路,不要随意扭头,西藏有说法老狼搭肩时要往前走(实际是因为老狼体弱,人回头可以咬咽喉),不回头。

瞧瞧,看个书评涨多少知识。

■长春宫与野修,风雪庙与真武山。

写四个弟子的下山历练三件事,是在做对比。

长春宫,是典型的“官商一体”式宗门,这种被官场浸淫极多的宗门里,永远没有对错,只有利益交换和人情往来。

所以四个弟子中,除了可以用来拿捏魏檗的终南,其余三人全是京畿豪门子弟。所以下山三件事,帮人“兵解”是得功法、护送英灵是在给大骊换公面人情、**万年松是给宗门换来私家人情。

除了能得好处事别的事不上心,路遇老狐不平事也懒得管只想打杀了事,遇河伯强娶女鬼也毫无作为,这就是以长春宫为代表的山上宗门常见嘴脸。身为宗门牒谱仙师,躺着不动也有走投无路的“散修”主动联系来送好处。

身为江湖散修,什么坏事都不做也只能修来一个“肉身成禁锢”,贫与穷,贫是没钱,穷是无路,散修既贫且穷。写老散修是做一个典型对比。

真武山与风雪庙,两个兵家祖庭也是刻意写来做对比的。

真武山人多从军,依附朝堂,追求山下影响力。其中一祖师为了马苦玄一天才而改一门规矩。

风雪庙人多游侠,战力卓绝,追求道理和意气。为守规矩六支脉团结出剑把大墨山庄从一流宗门打成二流垫底,神仙台一脉求“德”宁缺毋滥代代单传人丁稀薄。

此时写米裕山下一路随行,就是用米剑气长城“局外人”的旁观视角,看待目前宝瓶洲或说浩然天下的现状:

牒谱仙师是这样,江湖散修是这样。利益小人有的,意气侠客也有的。

浩然天下不缺好人,你们千万年在对抗泱泱妖族,他们千万年在对抗泱泱人心。

哪个更难?

最后米裕才会暗自送给韩壁鸦一小块万年松,因为她还愿意以“山上人”身份讲讲道理。

所以米裕对文清峰一脉的女修“刮目相看”,暗叹你魏晋瞎了眼吗身边就有这么好的姑娘你看不见?

上一章大鲵沟秦姓祖师刚见米裕就满心琢磨着怎么把他拐到自己门上做客然后撮合米裕成“上门女婿”,这一章米裕和文清峰女修调情装傻,秦老祖喊着“有搞头啊”,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你还别说,这文清峰女修性子我也蛮喜欢的,择侣当如此。

总管后面考虑考虑让他俩这一对走一起吧?

■一洲大渎,王朱化龙。

目前崔东山已经取得了平安放在书简湖的二十四节气书简,齐先生的所有齐字,陈平安给王朱的解契书。

再加上当下正在开凿的一洲大渎。

总管一直没说“穿过一洲”的大渎是横向还是纵向。

纵向可能更大。

这条大渎,或许是在利用最后一条真龙登岸以后的漫长走龙道,然后南北贯连多条大江大河,汇聚一洲水运,入海口在南部的最新南岳“积土成山”。

然后,被解契之后的王朱,将吞食小镇当年的五条小龙,然后取回被镇压在陈平安真珠山下的真龙肉身,重新化为真龙,作为大渎水神总领一洲水运。

作为辖制,几枚蕴含齐静春大道的“齐”字,与二十四枚竹简如镇压谢谢体内的“困龙钉”般分散大渎各处,作为压胜物,镇压王朱。

同理,以前一直有人猜宝瓶洲的瓶口到底是朝上还是朝下,如今看来真有可能是朝下,大渎如菩萨甘露,倾倒朝南迎妖族。

但我懒得改图了,除非总管给实锤,暂时瓶口就先朝上吧,这样好看。

■剑来以后怎么写。

雪中格局大,收尾难,彼时也总请假。剑来格局更大,但好在内核绝对比雪中清晰,所以基本不用担心烂尾,而是缺时间。

之前我说总管写剑气长城不会成高潮,从故事走向上来看,剑气长城就不合适像雪中拒北城一样作为情绪爆发点,否则后面的妖族入浩然,会读起来更空更泄,连着力点都没有。

所以,陈平安以身化黑丝,一人守半城,是无奈的写法,也是聪明的写法。但绝非临时起意,一人守一城,大概在平安第一次召唤剑灵那会,就已经在脑海里埋下伏笔了。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走向是什么呢?

是浩然天下如湖,人心如水,陈齐所影响培育的朋友和后辈、剑气长城老大剑仙保下来的一个个少年如种子,妖族如恶鱼,儒家与崔瀺的布阵如网。

恶鱼入湖,水花四溅,鱼死网破,泥翻水沸,然后在一片浑浊肮脏的泥沼中,种子们破芽而出,生出一朵朵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