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威格《热带癫狂症患者》:女人追求婚外的爱情,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马来狂人的书评)

信息来源:豆瓣 作者:新疆洛洛 时间:09月09日
已阅读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笔下的情欲、激情是那么撕裂、那么悲壮、那么粉碎,不同深渊、不同绝望、不同棺材、不同死亡挂钩,爱就将被削弱,名誉、尊严就不会如此高贵!

茨威格的书看多了,作为犹太人的他,在二战时期对犹太民族灭绝人性的摧残、迫害,及侮辱,他们夫妻双双选择自杀来了结生命就不难理解了。

《热带癫狂症患者》书中有一句话:“人总还有一个唯一的权利——依着自己的心思两腿一伸,完事大吉,莫让别人插手帮忙。”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没有“尊严”的活着更难:对茨威格这种把精神自由、做人的尊严看得高于一切,生命也屈居二位的人来说。在茨威格的小说中也处处显现出这样的痕迹。

《热带癫狂症患者》的故事发生地在荷兰殖民地的印尼,称荷属东印度。书中情节是我看茨威格小说里爱的最苦,为爱情付出代价最惨烈的故事了。

女主是一个美得让人惊艳的巨商的妻子。一次婚外情,意外怀孕。在外待了五个月的丈夫,还有4天就要回来,带她到欧洲去……。此时,肚里的胎儿刻不容缓的需要处理掉,医生是唯一可以帮助到她的人。在20世纪初期的欧洲社会里,流产手术是违法的。对生的眷恋这是人类最本能的渴求,她冒险寻求。但即便是在生死攸关的这件事情上,她依然自傲的低不下头颅,是那么高傲、冷漠、强硬、孤高…………

男主:一个因发疯的爱情而犯下了错误的欧洲白人医生。迫于无奈签约了荷兰政府所属殖民地的工作,10年为期把自己卖到了离最近城市都需两天路程,周围是茫茫无尽的深林和种植园,灌木丛和沼泽地的区医务站。他技术高超,有人性和职业良知,曾经也是一个有追求和梦想、积极向上的文明人。但由于长时间的远离家乡,远离文明世界,离群索居,到头来染上了一种疾病——热带“癫狂症”。

女主想要寻求帮助的医生,就是这样一个已经在孤独中待了8年、爱饥饿得似一只与世隔绝的半野兽的男人。

故事就在他们之间发生………

女人冷傲、强硬、不愿低头求人的高不可攀的态度,以及她对他按商人的估价等行为激起了他男人般的反抗心理,使他产生了要像个男人那样战胜她的恶毒欲望,以此来消除她给他的屈辱感。

可悲的是,医生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时就已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着了魔。女人的专横、傲慢、冷淡的态度恰恰是“制服”医生的撒手锏。

医生的恨与爱,荒诞、疯狂的追逐行径与女人的抗拒、怀疑、远离把人物的结局推向了高潮,最后走向无可挽回的悲情故事。

作者对其中人物的心理描述精准、深刻、淋漓尽致。在从头到尾的阅读时间里,我的毛孔逐渐一个个的扩张,血管里的血液循环加急,心脏内的每一根血弦都拨出了颤音………

故事最后以生命为垫底:女人固执、可悲的顽固,最终以血尽气绝身亡为代价;男人心爱着的这个女人,宁肯与生命赌博也不愿再接受他的帮助。在无法挽救她死亡的最后时间里,他痛苦、自责、摧残。最后以生命为代价,做成她棺沉海底,永久的密封了女人的秘密,完成了她的遗言。

这篇文章的结局无意是消极的,但书中内容给了我三个思考题目:

第一个是:每个人都有帮助别人的责任吗?我们有没有责任帮助别人……像天使那么纯洁、无私地去帮助?帮助他人可以有个零界点吗?好意和助人的界限又该在哪里适可而止呢?

第二个是:由于上帝对女人原罪的惩罚,女人每一次的情欲诱惑,都会以新生命的到来为特征体现出来,无处遁形。女人,在爱情当中该如何保护好自己呢?

第三个是:生命是爱情、名誉、尊严的载体,这些东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超越生命?在生命都消失以后,这么些个附在生命上的东西不也魂飞魄散了吗?它们的意义还会延续存在吗?

马来狂人
作者:斯蒂芬·茨威格
书籍:马来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