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嘉译、陈数、段奕宏:格非喊你们拍电影(月落荒寺的书评)

信息来源:豆瓣 作者:人民大街102号 时间:10月05日
已阅读

好剧本不等于好小说。每种艺术形式都有自己的要求。

格非小说新作《月落荒寺》是一部很好读的小说,语言流畅,故事悬念设置合理,能让你在几个小时之内,一口气把它读完。它已经是一部完整的电影脚本,很适合拍成电影。就是《小武》、《暴雪将至》那种风格的。如果要我推荐,建议贾樟柯来做这部电影的导演。建议张嘉译出演男主角林宜生。女主角楚云我倾向于陈数出演。至于楚云的哥哥,那个隐藏在故事背后的神秘男人,就从段奕宏和孙红雷中选一个,错不了。

为什么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觉得这部小说可以拍成电影呢,从人文社的官方推荐中就可以看出,这部小说具有构成电影视觉艺术的素质,它的叙述结构,正适合一部电影的长短,并能够在爱和江湖、凶案与真相、虚无与挣扎中,找到视觉的平衡:

“《月落荒寺》故事发生在当下的中国。主人公林宜生是在北京五道口某理工大学任教的老师,以他为中心,大学同学周德坤夫妇、好友李绍基夫妇、赵蓉蓉夫妇等八人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朋友圈。然而,在貌似平常的日常交往背后,隐没在深处的人物关系却远不似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一边是以自由之名离开的发妻白薇,一边是在落魄时匆匆出现在生命里,又匆匆离去的神秘女人楚云。眼前的琐碎是实,天边的圆月是虚;目睹的人事为假,耳听的乐曲为真。“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庸常的人际交往在填塞日常生活的同时,也不断架空林宜生作为人存在的本质意义。
何为真,何为假?一段蝶化庄生的末世余情,来如春梦,去似朝云。标题来自德彪西的名曲,具有东方禅意的名作曲目背后,是烟霞散尽的人生迷思……”
但也恰恰是它能够称之为完整的电影脚本的素质,让我对这部小说本身,感到意犹未尽的遗憾。是的,作为小说,尤其是作为格非的作品,它实在令人遗憾。我看到,作为中国最好的作家之一的格非,在这本新作中,过分迷恋于对现象和故事主人公行动的描写,而不愿、不敢或者不能指向背后的现实和人性。故事很完美,灵魂却被故事遮蔽了。

《月落荒寺》跌倒的地方,也就是当年余华写作《兄弟》第二卷时跌倒的地方。光怪陆离的现实激动着作家,驱动他们去结构和叙述。但现实生活过于庞大和震撼,导致作家失去了把握,迷失在现象中,成了现实的报道者、现象的描述者。这是记者的职责,这不是小说的艺术。在一个新闻比故事还要精彩、现实比虚构还要荒诞的世界里,这样的小说,完败。

小说审视的不是现实,而是存在,并非完全契合现实,而是属于人类可能性的领域。楚云的哥哥,黑社会的老大辉哥,为了躲避江湖仇杀,在成功换身逃过死刑后,隐姓埋名生活在北京,关注着妹妹的生活。当仇家发现了他的踪迹,妹妹楚云的生活也改变了,林宜生痛失所爱……这就是《月落荒寺》版的重庆孙小果案,让我们知道现实有多荒诞,但我们只要搜索一下网络,孙小果案比辉哥案精彩多了,因此,作为对小说的要求,我们需要看到更多新闻提供不了的东西:超越道德的人性呈现,超越法律的生命思考……可惜,这一切,我们都没有在小说中找到。

男主角林宜生,一个大学教授,业余时间天南海北飞,给职业培训公司、政府官员和企业高管讲国学,冠以“中国传统文化”、“儒家思想与现代企业制度”,掺杂了海德格尔和康德的哲学思想。有没有很熟悉,在这个国学泛滥的年代,那些口吐莲花的国学导师们?但在小说里,满足于叙述了这样一种生存状态。林宜生对自己演讲的东西相信吗?有过挣扎吗?当生活与自己宣扬的东西发生矛盾的时候,他是怎样解决的?什么都没有说。这个疲于奔命的巡回讲师,被动麻木地应对生活,不管是离婚、恋爱还是子女教育,以至于爱人失踪后的生活,都是被动的。关键是,我们看不到作者的思考。

当然,我不是说,要作者把他的观察用合乎理性的思考性文字表达出来。一个好的小说家,不会把褒贬主动地强加给人物,而是在情节设计、任务关系、矛盾冲突中,让人物自己显现出来。所谓倾向和褒贬,应是人物本性的自然显现。昆德拉说,小说是一种关于存在的诗意的思考的艺术。如果没有思考,没有诗意,小说就很难成立了。当然,影像能够弥补这方面的缺陷。这也就是我觉得这部小说,可以拍摄成一部好的电影的原因——结构设计到位,情节跌沓起伏,可以利用影响技巧强化诗意感觉——而深度思考的任务,是我们无法强加给电影这种艺术形式的。

《月落荒寺》是一部很好读的小说,可能也是格非先生对小说艺术新实验的成果,但作为读者的我,还是希望格非下一部小说,能以小说特有的方式,以小说特有的逻辑,发现惟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这是我读小说的理由。

当然,正是因为喜欢格非先生之前的作品,可能要求格外苛刻了。如有不敬之初,还请见谅。

月落荒寺
作者:格非
书籍:月落荒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