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子钰点评《百年孤独》

子钰点评《百年孤独》

子钰 02月14日 书籍名称:百年孤独 书籍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来源:微信读书 热度:12
简介倘若上帝之笔遗落人间,那马尔克斯一定手握其中一支。这本原以为晦涩难懂的巨著,已静静躺在我的书架上三四年,和它的缘分降临于这个疫情爆发的长假。未曾想,读起来畅通无阻,无需
倘若上帝之笔遗落人间,那马尔克斯一定手握其中一支。
这本原以为晦涩难懂的巨著,已静静躺在我的书架上三四年,和它的缘分降临于这个疫情爆发的长假。未曾想,读起来畅通无阻,无需刻意记录人名,脉络已然十分清晰。它如此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又直指究竟。起初我总为绝妙的神来之笔连连叫好;然而神迹的笔触是如此丰盛,仿佛潮汐汹涌般滔滔不绝,我因此得以确认手捧的这本书属于神作。马尔克斯设计了一种极其直接、富有张力和冲击力的文字,它遒劲诡谲而迷离,撑起一个饱满奇异的魔幻世界。这个世界乍看很遥远很疏离,但无需细品便能知晓它既熟悉又真实——原来它不在别处,马孔多百年家族的故事只是人心的一个投影。马尔克斯勾画的这个世界里,不论何人、何事,无时不刻、无处不透着一股幽深的荒诞、广袤的苍凉和无尽的寂寥——把它们统称为人的痛苦吧,痛苦表面上因人而异,却殊途同归,它的根源正是孤独,或者说,是每个人与世界和自我的疏离和隔阂、对世界和自我的不解和曲解——这包括个体对宇宙自然神秘力量的深深恐惧和好奇、对现实世界的无法妥协和抗争、对自身存在的迷茫和困惑、对不可说不可解不可抑制的情欲的无奈和挣扎、对自我偏执的不由自主和无从释然、对境遇无常变化的无力和怅然……
孤独,本质上是对宇宙自然、对世界和自我的不了解和曲解。因为不解,所以显得魔幻,无可言喻,无法交流,也因此愈加寂寥。这仿佛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不可控,不可知,不由自主。
如果了解到你我彼此共享着孤独,是否会不再那么孤独?
《百年孤独》的阅读体验,和昆汀、姜文的电影观感很相似,都有一种极致的暴力美学蕴藏其中。它们都用了一种淘气巧妙的、极夸张离奇的、张牙舞爪的强烈方式,呈现出别具一格的艺术作品。
这类艺术作品,不需要我们去分析思考然后得到某些领悟。只需要我们专注地感受——作者已精心布置了全部的工作,他把成品打磨到极致,为的就能和读者的心灵产生最直接和强有力的一击——一切尽在不言中,看到即悟到。他很直白地、诚实地、毫不遮掩地把人心各个面向撕开给你看,里面有什么就是什么,不带道德评判、没有羞耻、也没有修饰——里头的污秽、肮脏、阴暗、欲望、恐惧、嫉妒、邪念、虚荣、软弱、暴力、自私、自恋、虚伪、贪婪、对立、矛盾……展露无疑;当然也展现了正面的高贵品质。我们因此不得不诚实地直面自己的心对照——我真的了解自己吗?我在做什么?我真正要的是什么?是出于真正的爱吗?或是其他?………在尽可能诚实地直面内心的时候,是否挖掘出更隐晦的、我们不愿承认和面对的情愫?然后又该如何应对和化解?当了解百年之后我们都不复存在,此刻的争取和抗争意义几何?
加西亚·马尔克斯曾经近乎绝望地指出:“拉丁美洲的历史也是一切巨大然而徒劳的奋斗的总结,是一幕幕事先注定要被人遗忘的戏剧的总和”,这样的历史象征了孤独,就是“百年孤独”。
我们毕竟不是为了孤独而生的,虽然孤独几乎是身而为人的属性。我们渴望真正的连结和真正的爱。
孤独何止百年?孤独又何止是时间性的?谷川俊太郎在《二十亿光年的孤独》写道:
人类在小小的球体上
睡觉起床然后工作
有时很想拥有火星上的朋友
火星人在小小的球体上
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或许啰哩哩、起噜噜、哈啦啦着吗)
但有时也很想拥有地球上的朋友
那可是千真万确的事
万有引力
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
宇宙正在倾斜
所以大家渴望相识
宇宙渐渐膨胀
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向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对抗孤独的,唯有了解;产生了解的,唯有真正的爱。理解孤独的本质,孤独便不复存在,或者说,我们会因理解而开始享有并享受由独处带来的广袤无垠的自由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