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万物一剑&诡秘之下&我拳在天

万物一剑&诡秘之下&我拳在天

世事若愚 02月19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31
简介一袭鲜红袍子缓缓走下城头,龙君剑阵瞬间尽破。破空声萦绕不去,“两座”长城皆因陈平安的到来颤鸣不止。此间剑意长啸。妖族大军举目四望,各自祭出防御法器,却依然不时有体魄孱弱

一袭鲜红袍子缓缓走下城头,龙君剑阵瞬间尽破。

破空声萦绕不去,“两座”长城皆因陈平安的到来颤鸣不止。

此间剑意长啸。

妖族大军举目四望,各自祭出防御法器,却依然不时有体魄孱弱的妖族为剑意切割毙命。

眼前没有敌人。

风起,云散,叶落,剑出。

阻碍他们的,是整座长城剑意。

从陈平安破关起,世上再无剑气长城。

唯有一剑。

妖蛮四起,剑落缤纷。

陈平安莫无表情地向前走去,腰间斩勘引而不发,身前一袭灰袍,在剑意秋意中瑟瑟而动。

龙君轻轻叹了口气。

现出身形的老人脸上不见落寞,多有释然之意。

“本以为刘叉与我的施压下你会提前入玉璞,自此与长城再无分离,我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神情安然,如在与终得长成的晚辈说话,目光含笑:“剑道因你而更高?”

陈平安点点头:“如是。”

龙君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迷惘,剑意起时,本命剑秋色斩落,空中带起一阵秋水涟漪。

呵呵笑道:“如是?”

今日的陈平安浑身透着古怪,连他也未必斩杀,但拘束回长城牢笼,问题不大。

陈平安没有躲,睫毛低垂,仿佛已经酣睡。眉眼间显出倦色,他仰望天幕,锋利如剑。

一双剑目审视龙君,带着往日不曾见过的安静。

像是秋风叶落一只蝉扇动翅膀,清水溪涧一条鱼儿摆动尾鳍。

秋风肃杀,秋意携天罚斩下。

陈平安依然未动。

龙君剑意博发,只觉得有趣。

这小子练剑把脑袋练坏了?

风有缝隙,水有缝隙,剑式,亦有缝隙,这些缝隙连在一起。

便是天地的缝隙。

陈平安动了,他未拔出斩勘,亦未以气蒸大泽出拳,他举起右手。

自身便是最锋利的剑。

瞬间,万丈天空上,一道平静中带着疲累的声音响起。似在对这方天地宣告。

“我承大道,自诡秘而来,唯有一剑。”

龙君大笑而起,灰袍大作,周身剑意化作起于大地的恢宏剑光。

陈平安竖起右手,自天而落。

“剑名”

“万物一”

剑气长城所有剑气,天地风雨叶石。

并为万物一剑。

井九看着眼前身着鲜红大氅的祖师,淡漠的脸庞变得冷峻起来。

他伸手自身前虚空一抓,将当日破境飞升的历史影像完美复现。

这些日微小愿望的累积,换来了今日许愿的一次复现。

纯阳真人在身前犹然未觉。

井九自身则躲入穿越的隐秘历史孔隙中,下一刻,飞升时的井九历史孔隙活了过来,朝天大陆,万物为一剑。

纯阳真人缓缓转头,莫无表情地拍了拍手掌。

引力场无声发动,四方皆有飞升者祭出法宝,空中联邦旗舰的核子炮口正在对焦。

纯阳真人冷漠的声音中难掩失落,剑指井九:“你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井九召唤出蠕动的饥饿,绝美的脸庞不见慌乱。

他瞬移到纯阳身前,手中万物一直直刺出。

大氅飘动。

围攻之下,井九化为碎屑散落。

纸人替身!

纯阳真人眉脚跳动。

空中忽而升腾起数道火焰,火焰尽时,井九已到了一位飞升者背后,以手中星之杖前指。

法器交击,围攻之时,井九再次化为纸屑。

最终纯阳以一位飞升者身死的代价以核子武器将井九镇杀。

他安慰青山前辈道:“为了事业,我们每个人都能被牺牲。”

他停顿在前辈真人肩上的手停顿了一秒,旋即恢复正常。

他已成为井九的秘偶。

历史孔隙影像所以被轰杀,便因本体出现时的一秒停顿,井九被“轰杀”后纯阳真人的放松,又是一秒,对诡秘的不了解,使得纯阳失去了最后一秒的机会。

历史孔隙的所有动作,都是为了麻痹纯阳。

井九默默认知着周边世界,习惯性抚了下头顶,转而改为抚摸残缺的耳垂。

与此同时,克莱恩自灰雾中走下。

近半灵之虫扭曲翻卷,在其身上形成数以百计的诡异凸起,其中一双双眼睛、嘴巴正要张开。

克莱恩却浑然未觉,只是望着渐成形的一道灰色光影,眼眸深邃如渊。

小半数的灵之虫死去,那些爆发的狰狞伤口被克莱恩直接以双拳碾碎。

半边身体血肉模糊。

那道光影形成,笑容扭曲,周身威严不可视,惶惶如天。

白银城郊外本已变异的怪物们再次异化,崩溃为蠕动的血肉。

目睹诡秘完整形态的克莱恩依然神色清明,弃所有诡秘能力不用,只以纯粹肉身对敌,缓缓摆出一个雄浑至极的拳架。

全身灵之虫尽去,白骨裸露,而犹不倒。

那近似神明的生物发出诱使一切堕落的尖锐呐喊。

戴黑色半高丝绸礼帽的冷峻青年,生死之间,脸上却浮现一种慈爱的表情。

灰白雾气上的那些祈祷声,何尝又不是远人的思念……

裴钱,想必,想师傅了吧。

红日已尽,苍穹之间,犹有大日悬空。

“我有一拳,学自浩然武夫裴钱!”

克莱恩未再斤斤算计搏杀间的利益得失,既然代徒出拳,总要有这一拳的应有心性。

他有想起那个竹楼前些微佝偻的儒衫老者,那面对佛祖道祖亦要出拳的北洲顾祐,于是,笑得更加欣然。

今日之克莱恩,昨日之陈平安。

任你是诡秘之主人,阻我归乡者。

亦要跪下磕头,亦要让路!

是日,克莱恩跻身武神境。

诸神跪拜

诡秘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