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第七百一十三章 陈十一 炭雪总结

第七百一十三章 陈十一 炭雪总结

炭雪小蛟龙 2020年03月01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85

十一之名最早出现于齐先生赠送平安的私章上面,刻着“陈十一”三个字。当时机智的书友们就有了三种解读,总管后来还给了个回复,其实他的意思就是暗指平安武道“十一”。后来“十一”用处就比较多了。比如本章,自然不会是平安武道达到“十一”境,而是指天下年轻第“十一”人究竟是怎么个第“十一”?

其实这俩字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字“干”,所以本章口嗨了半章,试探了半章,一柱香已消磨半柱香,**有点长。

内容还是有的。

在剑气长城憋的太久了,一个人,不疯已经是一种另类的存在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自然能多说说话几句多说说话。更不能让来的赊月觉得没意思,随便几下就走了。所以无论是言语的试探或是挑逗或是刺激,更多的是让赊月能多留一会。

合道半截剑气长城的陈平安境界一直是玉璞境,当然是所谓的假玉璞,而非其本身修为。陈平安的练气境界应该还是在金丹境。先前龙君曾提过,说让刘叉过来给劈一剑,逼迫平安仓促升境到元婴。刘叉没来,赊月来了。而赊月当下实力显然只有送助攻的实力而非强迫平安升境的实力。

有人能陪着玩儿一玩儿,平安岂能不开心。

来人不是刘材,出乎平安的意料。而赊月之所以能够来,源自于好兄弟姜尚真的一番“好意”。长城寂寞难挨,姑娘哥哥给你诓过去了,剩下就看兄弟你有么得本事了。

赊月之名出现之时就曾提及李白的那首“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的诗句,只是没想到总管能把剧情和诗句联系起来。月非满月,原来是被白也拿了去。赊月原来是月被人赊了去。开一个脑洞,赊月恢复圆满的操作,是白也把她介绍给刘十六。反正我忽然觉得君倩和赊月很合适。

缺月挂疏桐,让我想起了一首歌,寂寞沙洲冷。哼着歌继续絮叨。

姜尚真坐实剑修之名。关于这个设定,我觉得是总管后期改的。为的是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让其能够活下去。

《史记.刺客列传》中依次记载了春秋战国时代曹沫、专诸、豫让、聂政和荆轲等五位著名刺客的事迹。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了解一下。

而“逐鹿”一词则出自于《史记·淮阴侯列传》。“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淮阴侯就是韩信了。这这个鹿的含义一般指统治政权。

“割鹿”一词并无特定历史含义。不过古龙小说《萧十一郎》中有一把刀,叫做“割鹿刀”。

平安与赊月对打场面着实不如看神仙打架过瘾。况且目前还是小打小闹。

一个怕把人吓走,一个心里瞧不上。

赊月的好似开了霸哥,月色犹如写轮眼,靠屁武技可还行。行走的武库,包子脸的王语嫣。不知总管是否有心让我们想起曾经看过的动漫和武侠。

关于平安如何根据来人不是刘材而断定心中某个猜想,我也想不出来,咱也没这个脑子。不过从邹子最开始就对陈平安下手来看,陆抬能够与陈平安的相遇,恐怕是其师的安排。而陈平安的愤怒正是来自于此。

友情,同样重要。陆抬对陈平安而言,绝对算得上是交心的朋友,而当自己知晓这个朋友却是因为某种目的而接近自己,那么这个友情是真实的么?

我希望陆抬是陆抬,而非他师父的工具。

眼见赊月进入不了状态,陈平安终于决定拿出自己的部分真本事。“绛紫”仙衣来自于霜降,而那个仿白玉京来自于离真的“馈赠”被平安炼成大炼本命物。

眼见平安硬气起来,赊月终于有了些兴趣。

剩下的半柱香,充满想象。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