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挑灯看剑章评(730章 万事俱备只欠风雪)

挑灯看剑章评(730章 万事俱备只欠风雪)

心安乡 2020年04月07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 热度:244

万事俱备,填坑、交叉、颠倒、风雪、起承、转合。

江湖纵歌,侠客、蝼蚁、老炮、少年、修行、笑傲。

 

第一章【万事俱备欠风雪】

 

「填坑铺路」

 

最近的填坑效率颇高,邹子陆抬之以一消一,饕餮周密之吞噬大妖,剑主剑灵之仙剑之祖,四把仙剑之荧惑仿制,远古神灵之五大至高,刑徒渊源之河畔会议,几大天下之十四境界,飞升合道之天地人和。坑填了,路自然铺好了,剧情就该往前发展了。

 

「三线交叉」

 

第十卷三条故事线,以不同的时间轴前进,牵引着读着的视线跳跃。第一条远游客,第二条妖族入侵,第三条陈平安独守长城,类似多声部的乐曲,各自独立发展又遥相呼应,最后逐渐合成一个声部。第一和第二条线已经听到对方的呼吸了,只等第三条线的回归,三线交叉就是大决战。

 

「万事俱备」

 

白也巅峰一战陨落,周密逆转光阴得逞,至圣妖祖已经对线,老大剑仙烟消云散,龙君命丧离真远走,远游客回归落魄山,等等。这一章勾勒上最后一笔——“莲藕升级上等福地”,应该齐活儿了。貌形骨神俱备,这条龙只差点睛了。

 

「山水颠倒」

 

人妖大战如火如荼,关键胜负手就是周崔斗法,周密出完手就该崔瀺了。大师兄给小师弟的密码是“时机适宜,山水颠倒”。第一个悬念,山水怎么颠倒?第一,半座剑气长城,依旧属于浩然天下。第二,文庙正统认可的书院山主,可以借用浩然山水气运。第三,借来的“山水”本命字。这是“山水颠倒”的三个条件,至于具体怎么弄,只有老崔揣着操作手册。

 

「只欠风雪」

 

719章,崔东山问先生何时归,李希圣回答:“风雪夜归人”,看来“时机适宜”当在风雪夜。第二个悬念,风雪何处来,这应该不是正常的冬天飘雪,而是另一处隐藏的设计,这个设计只有烽火有操作手册。咱不猜了,静待揭晓。

 

「起承转合」

 

第三个悬念,风雪夜会发生什么,大决战如何起承转合。“起”,白也之战尚存一个尾巴,去了桐叶洲的大天师还没亮相,梧桐树也尚未发挥作用。“承”,人族,阿良在托月山,陈平安在长城,老瞎子在十万大山,亚圣憋着抄后路。妖族,周密,剩余王座,隐藏十四境(绯妃的主子/斐然的师父)。“转”,风雪之夜,崔瀺出手,山水颠倒,平安归来。“合”,我有一剑。

 

第二章【六座江湖六首歌】

 

「江湖纵歌」

 

朱敛对魏檗说道:“老规矩,瓜子就酒”,烽火这章给了几把瓜子,我再添点酒,瓜子就酒越喝越有。剑来是座江湖,侠客、蝼蚁、老炮、少年、修行和笑傲。每个江湖配首歌,就叫“江湖纵歌之瓜子就酒”。

 

「侠客江湖」

 

“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是凡夫。“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之”,是侠客。”心系天下苍生,胸有大爱无疆“,是大侠。侠之儒者老秀才,舍身合道,开新天下,俯瞰人间,善待人间。侠之忍者陈清都,万年长城,外拒妖族,内忍怨怼,舍身开天。侠之骚者阿良,“我叫阿良,善良的良”和“唾沫捋头”的主打造型够酷。侠之雅者白也,合道诗篇,诗不绝剑不绝。侠之香者于玄,口吐芬芳,骂不绝符不绝。《梦回唐朝》那股带着粗粝感的劲儿和喷着酒气的诗意,配得上侠之大者:“…天下朋友皆胶漆,眼界无穷世界宽,安得广厦千万间,…今宵杯中映着明月,豪杰英气大千锦亮”。侠客的歌,听了让人想醉里挑灯看剑。

 

「蝼蚁江湖」

 

“强者的生死离别,犹有壮阔之感,弱者的悲欢离合,悄无声息,都听不清楚是否有那呜咽声”,阿良听得见,因为侠骨有柔肠,阿良管不过来,因为江湖太多弱者。恰如浩瀚夜空中肉眼不见的亿万星辰,它们就在那里默默的发光发热。恰如湮没在历史洪流的芸芸众生,每一个蝼蚁的心中都有光明。碰到陈平安的裴钱,“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爱看书的小鼠精,“生活在阴沟里,仍有人仰望星空”。如果要给蝼蚁配首歌,刘刚和王旭版《春天里》最好,破旧不堪的租屋,桌上堆着空酒瓶,一把破木吉他,光着膀子左手拿烟,声嘶力竭的吼出蝼蚁之声:“…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蝼蚁的歌,听了让人想爬起来看看久违的第一缕朝阳。

 

「老炮江湖」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摧”,老炮的风流,年轻人不懂。剑气长城最后一战,三教圣人舍身赴死不含糊。姚冲道临死劝退郦采,“你一个小姑娘,万一与个糟老头子死在一起,好似殉情,算哪门子事”,生死事小,妹纸事大,老炮就要这个范儿。董三更的最后亮剑,阿良竖大拇指,妖祖暗赞豪杰。荀渊整日没正经,得空就翻神仙书,关键时刻中流砥柱。打油一首《水调歌头》,谱上曲子就是老炮之歌:“袈裟大如海,佛光照人间。舍我一己之躯,愿护众剑仙。城头儒家圣人,祭起黄流巨浪,妖魅做泥丸。青冥老道长,壮哉有遗言。姚冲道,猛阿良,斩黄鸾。此生何憾,托付宁姚予平安。更有董老三更,拖拽一轮大月,一怒撞荒蛮。荀渊风流事,桐叶永流传。”老炮的歌,听了让人能就着咸菜喝七十度的烧刀子。

 

「少年江湖」

 

昨天属于老炮,明天属于少年。陈平安、刘羡阳、张山峰、崔东山、李宝瓶、裴钱、隐官一脉的年轻翘楚、躲寒行宫的少年武夫,代表了剑来的未来。历史上有两篇写少年的名篇,配在一起就是少年江湖的理想状态。梁启超《少年中国说》是奋发自强的战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龚自珍《能令少年行》是自由奇幻的颂歌,“拂衣行矣如奔虹,太湖西去青青峰,…有时言寻缥缈之孤踪,春山不妒春裙红,…卖剑买琴,斗瓦输铜,…归来料理书灯红,茶烟欲散颓鬟浓“。初涉江湖的少年之歌,《曾经的你》当之无愧,“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让我们干了这杯酒,好男儿胸怀像大海,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这笑容温暖纯真”。少年的歌,听了让人怀念青春无悔。

 

「修行江湖」

 

王国维《人间词话》摘引三首词,比喻古今成大事业和大学问者必经的三种境界。第一层境界,晏殊《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是立大志向。问拳于天外,问剑白玉京,陈平安的志向够高。第二层境界,柳永《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修行路上形销骨立的磨练不可少。父母早亡、本命瓷碎、长生桥断和独守长城,陈平安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第三层境界,辛弃疾《青玉案》:“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首先立志,然后求索,最后功到自然成,陈平安会有王者归来的一天。前行的路上唱一阙《消愁》,”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故乡,远方,明天,过往,自由,死亡“。修行的歌,听了让人慨叹人间正道是沧桑。

 

「笑傲江湖」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事了拂衣扁舟江湖是最好归宿,前提是成为大剑仙挽狂澜回天地。李淳罡说:“易事,难事,风雨事,王朝事,天下事,都不过一剑的事”,希望陈平安也能早一天说:”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年轻时不枉青春走一遭,刀光剑影里杀他个天翻地覆,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为峰。等到耍不动刀剑了,老哥几个破锣嗓,吼一曲《笑傲江湖》:“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笑傲的歌,听了让人想喝一口酒笑骂:“江湖没什么好的,也就酒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