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飞越“山”的自我修养

飞越“山”的自我修养

46杨意民 2019年05月17日 书籍名称: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书籍作者:[美] 塔拉·韦斯特弗 发布者: 来源:豆瓣

飞越“山”的自我修养

你当像鸟,飞住你的山。这个晦涩难懂的中文名的书籍还能在众多排行榜占据一席之地,这引起了我了解的好奇心,educated的英文名直译过来未免太类似市面上那些教你如何成为学霸如何逆袭等等鸡汤型的说教典义,但本书的作者也对自己的学业成绩轻描淡写的带过,绝不是为了教你如何成功,而侧重于她和家庭这么多年的恩怨情仇,翻阅资料了解,中文名来自于《圣经》中“Flee as a bird to your mountain ”,本句话的两层含义一是逃离 二是寻找新的信仰,这与作者信奉的《圣经》以及她的经历不谋而合。

作者塔拉飞越山脉的过程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犹豫大概也存在我们每个都希望快点长大离开父母的心中吧,只不过塔拉面对的是顽固至极不肯改变不肯理解自己的父母,我们也将会飞跃山峰,探一探山的另一边,我们也曾和父母吵的不可开交,转头又拥抱他们寻求和解。

遵守 履行

塔拉一家生活在大自然美丽的山脉之中,她的父母信仰摩门教,但又不是普通的教徒,他们有着极端的排外思想,不相信他人,不赞同家人和大家庭越走越远,不相信政府,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遵循自己捏造的信仰,他们有被害妄想症担心世界末日的光临,家中地下室中一箱又一箱抵御敌人的弹药以及一罐又一罐的迎接末日的水果罐头就是杞人忧天的证据,父亲认为家庭教育胜过公共教育,草料场是他给孩子们上课的课堂,而母亲的家务和精油制作以及接生工作是家庭教育的课外补习班,为了丑化公共教育,父亲不惜捏造隔壁因为拒绝公共教育而被警察乱枪射死的故事,他还认为医生都是恶魔,家庭的两次车祸 卢克的烧伤 肖恩的重伤 自己的爆炸事件等等在他心中都是上帝应有的惩罚,医生的职能在“万能”接生婆的母亲手上。

生活在原生家庭的初10几年,都说一家人的思想受一家之主爸爸的影响很大,孩子们潜意识的形成了父母的精神圣经,他们视父亲为最高领袖,草料场的父亲挥斥方遒安排工作,餐桌上的父亲滔滔不绝灌输思想故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军队中所说的“yes,sir”,原生家庭带来的思想让孩子没有一丝察觉到不对劲……

觉醒 反抗

如果说故事以这样的循环下去,他们大可不必爬过这座山,家庭的转机出现在三哥泰勒身上,房间里优雅的曲调音乐,文艺的基调给这个嘈杂的家庭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装横,这些都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塔拉的理解,泰勒不久就离开家去上大学了。

“泰勒步入了一片虚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不知道。他无法解释这个信念从何而来,也无法解释它是如何发出明亮的光来穿透那黑暗的不确定。但我一直猜想那来自他脑海中的音乐,来自我们其他人听不到的充满希望的曲调,来自他买三角学书和收藏铅笔屑时一直哼唱的秘密旋律。”泰勒是黑暗中摸索到真理的人,他的内心深处的呐喊告诉自己改变的第一步就是离开家庭去上大学,有一点不一样的哥哥的离开给塔拉逃离也埋下了一颗种子。

作者写书最想感谢的是泰勒,大概是三哥对自己指引了明灯,塔拉几度受家庭的阻扰,父母不肯资助学费的窘迫,父亲故意强迫她做工以免花时间学习的行为等等,三哥一直鼓励支持塔拉的求学之路,她曾跌入谷底认为自己的行为都是错的,父母才是正真的教材,又几度爬上山顶反抗斗争,城里的兼职工作 学习舞蹈 教堂领唱……她多么希望自己过的开心的不一样能得到父母的认可,结局总是令人心灰意冷,也许读大学能改变!

除了不干父亲安排的事去考大学去学歌唱的反抗,二哥肖恩对塔拉的侮辱也对她的心里造成了不可抹去的伤害,二哥强求塔拉的不化妆 听话 不交男友,甚至把她的脑袋几次陷入马桶之中,塔拉的对二哥的反抗来自于不屈服来自于对母亲的诉苦,但是家庭对二哥的包庇又一次让她心灰意冷,上大学 上大学 上大学去改变,强烈的愿望开始爆发。

逃离 犹豫

00年世界末日没来临,塔拉心中伟大的英雄倒下呢,她离开了他的庇护。

“偏执狂和原教旨主义如何瓜分了我的人生,它们如何把我在乎的人从我身边带走,只留下学位和证书——一种体面的虚空。现在正在发生的以前也曾发生。母女分离再度重演。磁带在循环播放。”母亲离开祖母的母子戏码又在塔拉和母亲之间上演,不过母亲选择的闯入混沌的偏执狂父亲的统治下,而塔拉选择“山”的另一边——杨伯翰大学。

初入大学的塔拉笨拙的连教师也找不到,对于学习的流程也不了解,更是与室友显的格格不入……这些身上的烙印都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大学里的一切不适应都让她多次以为自己错了,改道歉的是自己而不是父母,直到教会的主教愿意当聆听者去帮助她,她也慢慢放下戒备去触碰自己内心的抵触。上学的前几年塔拉往往反反家庭与大学,思想的芦苇如墙头草动摇不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该做的,她也犹豫的没有答案,逃离是对的嘛?塔拉就这样一直上了剑桥 哈佛,她与家庭的斗争还在继续。

绝望 坦然

压弯她和家庭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于博士期间父母想继续的思想控制。

“我所有的奋斗,我多年来的学习,一直为了让自己得到这样一种特权:见证和体验超越父亲所给予我的更多的真理,并用这些真理构建我自己的思想。我开始相信,评价多种思想、多种历史和多种观点的能力是自我创造力的核心。如果现在让步,我失去的将不仅仅是一次争论。我会失去对自己思想的掌控权。这就是要求我付出的代价,我现在明白了这一点。父亲想从我身上驱逐的不是恶魔,而是我自己。”教育改变了塔拉的想法,世界观不在停留在山谷之中,不能让步,塔拉选择坚持了自己的底线,二哥肖恩的恐吓也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塔拉觉得该离开了。

“我阅读信息的工夫,停车场已停满了车。我从她的话里回过神,然后发动引擎,开到主路上。在十字路口,我向西转弯,朝那座山驶去。离开山谷之前,我想再看一眼我的家。”诀别的时刻终会来临,只不是不在有争吵,塔拉悄无声息的绝望掩上了离家的大门。

塔拉的坦然来自于合理的平衡了自己与家庭的关系,“你可以爱一个人,但仍然选择和他说再见。你可以每天都想念一个人,但仍然庆幸他不在你的生命中“

关于我们

原生家庭的痕迹遗留在我们的一言一行之中,而我们无法决定家庭的组成,接纳它,理解父母理解影响带来的不同,我们能做的就是感谢这些经历,教育让我们包容差异,我们站在山峰之上,看尽了山的两边,定会心平气和的再去和父母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