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谈谈对三个问题(平安是“一”,是否伪善,剑来主旨和爽不爽)

谈谈对三个问题(平安是“一”,是否伪善,剑来主旨和爽不爽)

言念二洋 2020年04月13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223

在上一个贴子中,一个书友的评论说剑来看的他很憋屈,完全没有爽的。

回复他的过程中我慢慢地把一些长时间,看剑来时积攒下来的想法,或零散不成体系,或已有脉络雏形,形成了一个整体,总感觉不吐不快,所以花点时间开个贴说一下我的想法。

我想在这个帖子中讨论以下三个问题,因为都是大问题,所以这次的贴子,事先说好,会是又一个大长贴,而且估计会比之前的都长,或许直逼5000字限制,或许一个帖子根本讲不完,想要认真看一下我这一肚子话的书友可能就要实实在在地花点时间了。我在此先表抱歉。

1、为什么陈平安会是、能是那个“一”,他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凭什么说他“毫无背景”

2、陈平安是否真的是一个伪善之人,他的杰出的品格是否是为了利益的面具,他是否满口仁义道德大道理却对人对己双标

3、剑来的主线,或者说根本脉络是什么,作者到底想和我们表达什么主旨,为什么总管说过要让剑来的主角很潇洒,却一直让我们看的很难受,剑来到底爽不爽、能不能爽

实际上归结起来,可以笼统看作一个问题,所以分析时很多论据和观点是相通的,可以相互佐证。

【一、凭什么他陈平安能是那个“一”】

这个问题圈子里讨论过很多次了,比较浅显的观点来看,是因为齐先生选中了陈平安,把三教之争的担子,放在了陈平安的肩上,白泽,白也,老秀才,乃至道祖,这些大佬之所以都以平安“观道”,皆是因为或好奇或信任齐先生的眼光,就像凭什么活了万年的剑主愿意选择他陈平安一样,剑主一开始愿意看一看平安的光阴流水,愿意试着接触平安,也是因为齐先生说动了她。

但是陈平安自身的原因,在哪里?按照顺序倒推回去,齐先生不会无缘无故看中陈平安,剑主也不会就因为齐先生几句话就选中陈平安,那么在看尽世间百态的圣人和万年岁月悠悠的神灵眼中,他们在这十几年和十几天中看到了什么?

一个原本衣食无忧、家庭美满,所以天真无邪的孩子,突遭横祸,父亲死不见尸,母亲身患重病。很俗套,然后呢?

孩子好像一夜间长大了,他学着洗衣做饭,采药卖钱。一个人独自入山,他才五六岁啊。可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学会默默吃苦,不断变卖家里物件,还要安慰母亲。可他母亲还是走了,于是他成了孤儿。不少见的苦难,不是吗?然后呢?

他不偷不抢,不乞讨也不卖身,一个人守着空落落的破宅。他没有依附有钱的邻居,也不索求街坊的帮助,他日复一日艰难地活着。即便如此,他还是会拒绝白送的糖葫芦和想吃糖葫芦的欲望(陆抬曾用相同的方法考验过曹晴朗,并很高兴曹晴朗像陈平安,所以陆抬应该是知道邹子与陈平安的事),会帮助濒死的刘羡阳,会记住顾璨母亲的恩情,然后他就这么磕磕绊绊地活了下来,到了十几岁。然后,骊珠洞天迎来了落幕。

所以杨老头最早的押注和佛家早早选中陈平安,都是因为他的心性,当然也有地仙资质(不低就是了)的原因,他的经历对于变成大道无情的神道傀儡,或者苦难中生出慈悲、破心中执的佛陀,都很有利。

在第一卷里,齐先生对一个不识字的少年说“道理都在书上,做人却在书外”,这既是勉励期待,更是对平安经历的称赞,没读过一天书的平安,生活中却处处恪守道理,他一直在践行,什么叫【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所以齐先生才会说平安给他上了一节”心性坚韧不拔“的课,才愿意把理想托付给这个少年。

有人说,那万一皮皮是假装的呢?万一齐先生看错了人呢?且不提皮皮这十几年根本不存在演戏的可能性。我在之前一个关于赵繇事件的看法的贴子的最后说过

【你的行为来源于你的思想,你的行为又决定你能得到什么。这个道理,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陈平安能成为那个“一”,我们只需要客观的看看,齐先生曾经看到陈平安那些年做了什么,所有的大佬们又看到陈平安这些年做了什么。】

皮皮自强不息地、善待他人地成长,不正反映了他”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的心性本质吗?所以机会从来只给该得到它的人。到这一步还说什么演的、不配、很俗套的,扪心自问是不是在杠呢?

那么剑灵呢?我想,她看到的,打动她的,也进一步验证了齐先生的期待。

虽然总管自己也说是齐先生的”失望“说动了剑主,愿意与平安接触,但是原文中有三处:

【第一处是平安决定送宝瓶去大隋,在祖宅守夜时,剑主说出了”可“。

【第二处是黄庭国老秀才第一次和平安见面时,剑主回忆观看齐先生截下的平安的光阴流水,最后一幕是幼年平安与父亲告别。

【最后一处是书简湖时《于不练剑时磨剑》那一章结尾,剑主想起齐先生对平安”不希望让他们失望“的触动。

剑主是因为齐先生才选择了陈平安吗?也许,但书中齐先生只劝动了剑主看一眼,见一下。剑主是剑主啊,她对世间失望,她不愿掺和这世间大局了,她宁愿等死,她需要的是一个傀儡的持剑者吗?

【第一处,皮皮不为荣华富贵外物机缘所诱惑阻滞,选择实现承诺,恪守原则无愧本心,体现了他的道心坚定且中正。

【第二处,是皮皮的赤子之心,不忘初心,自强不息。

正是这两处打动了剑主,让对世间不抱希望的她,愿意选择平安当她的同道中人,愿意去赌那个万一。

【第三处,我个人认为到了这里,剑主才心甘情愿地让陈平安做她的主人,因为对世间失望的她,时隔万年,遇到了一个不曾让她失望的少年,这个少年在快放弃时的心栓,只是为了回应他们的期待,哪怕他对自己已经很失望。

齐先生看到了陈平安的人生,剑主看到了陈平安的应对,所有的幕后大佬都看到了陈平安走出骊珠洞天后一路至今的经历(这个经历会在第三个问题里分析),他凭什么是那个”一“?

就凭他的行为反映出他有”一“的心性!

至于”一“的演化过程,也会在第三个问题里谈到。

【二、陈平安是否是伪善】

这个问题主要是北俱芦洲龙宫洞天时,讨论的比较热。

俱芦洲修心,总管揭开了皮皮“伪善”的面目,点出皮皮是为了生存故意塑造一个好孩子的形象,因为只有这样周围的人们才会觉得他毫无威胁和可亲可助,但是,这”伪善“就不是善了吗?

荀子讲性恶论,说人都是”化性起伪“,善意是后天的道德熏陶,恶才是人的本性,故人皆”伪善“。

问题根源是,陈平安的好人形象,并不是他用来满足欲望谋取利益的工具,比如养望虚名,比如高官厚禄、山上仙缘。他只是为了生存下去,为了活好每一天,这是人生最低的要求。我们再拿裴钱相对比,可以看出,皮皮即便像裴钱一样为恶,像他自己在书里说的那样,看刘羡阳被人打死,依附讨好宋集薪,随众人欺负顾璨,也能活下去,甚至活得更好。若是那个版本里的齐先生依然愿意死,骊珠洞天一落地,本性聪明的皮皮就捡蛇胆石,巧取豪夺坑蒙拐骗老物件,卖祖宅,腰缠万贯去州城买大宅子当富家翁。人生看似很完美。可那不是剑来。不是我们期望看到的主角。更不是总管他想要和这个世间说的那一肚子话。

为了生存的善,就不是善了吗?再退一步,有所回报的善,甚至有所求的善就不是善吗?什么时候善那么纯粹了?

既然不能强求了无辙迹的善,只要最后目的不是为了为恶,善行就是善,事实更改不了。所以修心有成的平安才会在避暑行宫对林君璧说好心好报有何不正常?他陈平安初衷不为为恶,所行皆为善事,何来不是好人一说?行为反映心性,行为带来机会,所以他才是一个”好人“,才能被看中,才会成为这个”一“。

既然陈平安当年为恶也能活下去,可他还是选择了为善,这难道不能说明他本来就是善的吗?他心井深处有黑影游曳,可等到恶蛟抬头,才发现自己仍是真的本性纯良。

俱芦洲修心在下一个部分里也会提到。

【三、剑来的主旨脉络,和它到底与爽沾不沾边】

剑来的主线,我之前的几个贴子里都提过,我个人的看法是,【为人处世】,分两部分。

一部分是陈平安如何为人,怎么学习道理,怎么印证和实践道理,知行合一,不断【修心】。

另一部分是陈平安如何处世,即怎么和这个世界相处,他选择了要为这个世道做点什么,那就要看看他怎么【裨益世道】。

再分细点,其实从陈平安走出骊珠洞天开始,就一直在【修齐治平】。

【修身】是指学道理,去实践,不断问心;

【齐家】是指建立落魄山、影响每一个他遇到过的人(比如山崖书院的孩子们,落魄山众人,那头小鼠精)、树落魄山正直风气;

【治国】是指这些年皮皮所尝试的所有裨益世道的经历,远的有书简湖的账房先生、俱芦洲的包袱斋,近的有剑气长城,酒铺的二掌柜和避暑行宫的隐官。

【平天下】则是本书最后的期待,陈平安到底如何平定浩然内忧外患,阻滞末法时代,带领世道向上。

四者并无明确的顺序先后。

三教之争其实一直就存在于这个过程中,刚走出骊珠洞天的陈平安的心性,因为姚老头的先手,偏向于佛家,但是因为齐先生,又更亲近儒家的思想,(所以陆沉才会不断纠缠皮皮,他这是急了,就他们道家倒数),但是皮皮并不是不看佛道的思想,事实上连牛鼻子和崔瀺为了各自的大道,都把脉络障、事功也灌输给了他。

牛鼻子应该是为了和道祖论道,崔瀺则是我在上个贴子中所说,与齐静春做【君子之争】,争的就是陈平安到底失不失望,所以他不断给皮皮问心局。

三教并不具体插手皮皮的游历,就让他在最纯粹的人世间感受善恶,认清现实后选择他认为最有道理、最能安心的学问。这就是我认为的三教之争在陈平安身上的演化。目前来看老秀才先赢一半了,另一半则是很大概率上皮皮青出于蓝三教合一。

陈平安离开骊珠洞天后,谨慎坚忍的少年骤然面对一个全新的他无法理解的天地,不只是千奇百怪神仙术法,更是那个市井少年,无法理解为什么炼气士高高在上冷漠俯瞰人间,更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山下人为了名利,山上人为了大道,就可以背弃道德礼法,丢掉做人的良心。

于是他磕磕碰碰去了解这个世界,体会种种善与恶,试着与世界相处。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修心,改掉迂腐,学习别人好的品德,学道理讲道理知行合一,还怕出错。书简湖他承认自己的私心,在内心有愧的情况下学着怎么去弥补错误,俱芦洲他直面最真实的自己,最终得出”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然后他开始由被动影响世道,变为主动去改变,一人独守长城。

摸清了脉络,再来看剑来爽不爽。相比较而言,剑来不同于总管的上一本书雪中,徐凤年其实一直向往的是江湖的潇洒自由,只是不得不为了宿命和担当困守北凉,雪中的内核是江湖人洒脱谢幕,庙堂人求仁得仁,沙场人当死则死,三者相互交织组合成一场宏大的史诗。剑来因为主线是陈平安的心路历程,是他的思想上的成长,注定不可能是快意恩仇的,但道理说透,无疑无虑,但修我心,不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爽吗?

齐静春让大佬们看三教之争,总管让我们看陈平安修心,也希望我们听听他这一肚皮话,能真正懂得一两句都是好的。

这就是他陈政华想要裨益世道的写书初衷。什么叫有理想的作者啊。

“先生,世间可有真正的天经地义”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每一个强者,都应该以弱者的自由作为边界”

“我们要成为强者,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陈平安,你永远不要对这个世道失去希望”

“有些人心若花木,皆向阳而生”

“少年肩头,应该挑着草长莺飞”“小镇三千年天劫,我齐静春一肩挑之”

“圣贤寂寞,人间不知”

“最怕一旦与人交恶,便全然不见其善”

“读过多少书,就敢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见过多少人,就敢说男人女人’都是这般德行‘?你亲眼见过多少太平和苦难,就敢断言他人的善恶”

“我要再想一想”

“我们不知道很多简单的道理,我们很难对别人的苦难感同身受,可这难道不是我们的幸运吗”

“头顶也星河,脚下也星河,天上天下皆有无声大美 ”

“强者的生死离别,犹有壮阔之感,弱者的悲欢离合,悄无声息,都听不清楚是否有那呜咽声”

“世间事万一,可当苦难真真正正落到某个人身上,那就是一万”

“思无邪即从容”

“在你陈平安眼中,世间无小事吗”

“世间苦难临头,我们敢怒敢言”

“那个小女孩,还是要教一教她为人的道理的,教了不懂或没用,再说,可先要让她知道善恶“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我偏不信这世道有那么糟糕”

“我心光明,夫复何言”

“唯恐大梦一场”

最后引用东山的两句话:“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故乡。”陇上花又开,先生缓缓归矣。”

风雪夜归人。言念陈平安。

世风日下,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修身,匡世,扶危,济困,惩恶,扬善,定乱,教化,止人心向下,带世道向上!

这个世界总是让人满怀失望却又抱有希望的,足以大慰人心。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