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剑来》人物传记-周密

《剑来》人物传记-周密

雪夜孤灯读闲书 2020年04月17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1607

蛮荒天下的周密,推断原型为贾谊,其实周密有鲜明性格,有特异人生,更像是全新角色,与原型的关系不大。周密有一方藏书印,材质普通,是在离乡路上捡的石头,印章底款为“饥不果腹老书虫”。周密自喻“书虫”,一辈子啃书本,三教诸子百家,“手积书卷三百万”,他读了个遍。

我们自古就尊崇读书,认为读书是个人进步的阶梯,可以“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就算没这么高的境界,只是为个人利益着想,读书也能“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可见读书这事怎么都不吃亏,所谓的“开卷有益”。周密不是普通人,他心怀大愿景,他读书不是为个人,他希望找到书中隐藏的“大道”。为了这个目标,他“废寝忘食,日夜读书抄书不停”。

周密很快发现这样不行,读书人身体孱弱,根本禁不起折腾,他决定“修道”,要想读遍所有书,就要先做寿命无尽的神仙。在周密的思想里,既然书中有“大道”,修炼不过是“小道”,自然也包含在其中。他是真正的天才,在书中的只言片语里总结规律,从炼气士的“留人境”一步登天,跻身“玉璞境”,再以道家学问返朴归真,跻身仙人境,后以佛家观想,跻身飞升境,最后合道心中驳杂学问跻身十四境,注意是“驳杂学问”。就这样,周密成为了修炼界的传奇(老大剑仙就用这个传奇嘲讽过陈平安,而周密恰好担任过剑气长城“刑官”,烽火的伏笔真是环环相扣)。

周密获得了大成功,成了全天下屈指可数的人物。但麻烦的地方在于,周密在贯通三教和诸子百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修修补补的意义,不如彻底打碎重建。礼圣规定了秩序,可万年来“钝刀子割肉”,仍然无缘无故死人,莫名其妙的怨怼,冤魂厉鬼始终不得解脱,还有斩杀不尽的天魔,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一届的老百姓不行”,不如“快刀斩乱麻,乱麻皆碎去,天地归清明”。他要彻底将世界归零,再由他制定规矩大框架,一切重新开始。

周密的结论肯定是错误的。关于知识有两个传统,一个传统叫建构论,一个传统叫扩展论。建构论认为,人的理性光芒足够照亮世界,完全可以人为设计一个“天堂”,实现永恒的秩序和正义。扩展论认为,人其实很卑微,理性光芒能够照亮的只有一丁点,只有集合个人的细碎知识,然后一点点的拼接扩展,才能得到一个繁盛的世界。中国历史上,唐代杨炎和明代张居正持扩展论,他们没有高屋建瓴的制度安排,只是根据当时情况,一点点的往前拱,有一点成就就巩固一点成就,最后完成一个盛世大唐,和一个衰败王朝的起死回生。

再看持建构论的著名人物王莽,他认为“周礼”已经是完善制度,全部照抄照搬过来即可,最后搞得天下大乱。另一位著名的构建论人物是王安石,他设计了一整套的金融制度,有人怀疑他是穿越回去的,因为这套制度非常接近现代金融,哪怕放到现在都不过时,可就是这样超前的制度,最后推演下来也是以失败告终。很明显,周密属于建构论者,而且是其中最极端的想法,甚至脱离了“人”的范畴,直接就想当“神”了,要以“神”的高度,直接制订人间所有规则规范,打造一个完美的人间。

周密的想法是疯狂的,也注定是无法实现的。如果周密只是想抢地盘,让儒教知道忽视自己的后果,他是有成功希望的,因为他只需战胜儒教,但说新建一个“天庭”,就同时触动三教的根本。妖祖能应付至圣先师,他能摆平白也和老瞎子,但道祖和佛祖的出手,他拿什么来接招?所以在暴露“天庭”想法的时刻,既是决定他毁灭的时刻,这也是他提出让陈平安当持剑者,遭到拒绝后,他要回溯时间的原因。不幸的是,周密要重建“天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算他不死在齐静春手里,也仍然无处可逃。

可为何周密会有这么疯狂的思想呢?周密和齐静春是如此相似,简直是对称美学。他们学究天人,贯通三教思想,齐静春与三教根本合道,周密则是合道三教和诸子百家的驳杂学问。他们最终的成就都是十四境巅峰。齐静春有“山水印”给陈平安,周密则送给斐然“书虫印”,而斐然被称为蛮荒天下的“陈平安”。周密跟陈平安说,他是真的绝望,才出走蛮荒天下的,显然是受了大委屈,无独有偶,齐静春也一样受委屈,只是想躲在“骊珠洞天”而不能,最后被逼身死。周密和齐静春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周密就是齐静春的“负数”,他们的绝对值是相等的。

为何齐静春成为齐静春,而浩然天下的“贾生”就成了“周密”?问题到底是出在了哪里,有什么借鉴意义吗?对比周密和齐静春的人生,他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齐静春有先生,而且是高水平的“文圣”。齐静春同样是合道三教根本,但他有“文圣”的指点,能在一些微妙的关头,能摒持本心不迷失,有选择地保留各教的思想精粹,最终成为一个接近完美的人。周密则是自学成才,完全是自己求索。如果秉持稳定的价值观,把三教和诸子百家当作知识去理解,完全没有问题。例如,大治以儒学出世,大乱以道教归隐修身,失败后用佛学求得心理平衡,就能很好的处理“三教”思想关系。

可最麻烦的地方在于,周密要与“驳杂学问”合道,也就是他要以这些思想为价值观,那其中的冲突如何处理?必然要有选择和取舍。儒学是处理个人与环境关系的学问,要教化和适应世道;道教则强调离世和不干涉,以无为为有为,关键是“有”字;佛学则围绕“空”,世界都是空的,唯一有意义的就是“涅磐”。这些思想是有根本矛盾的,如果集合到一个人身上,不崩溃才是不正常的,既然道理正反说都对,那周密想重启世界,好像也就不那么难理解了。

可能是周密太过天才,没人能跟上他的脚步,他既没有传道人,也没听说有朋友,他完全是孤独求学,不与他人交流沟通,万一理解出现偏差,就是很危险的事。偏偏周密自喻“书虫”,“啃”下三百万册的书,合道“陆法言”,相当于“啃”下他人的一切,他所谓的读书,完全是“吞下”,并没有理解其中的真谛。例如道教里有“天道无情”的说法,是说只有在绝对理智的情况下,才能做到不偏私,才能公正地处理争端。如果只是看到了“天道无情”,就把他当成真理,既然天道是无情的,那我也无情,岂不是合了天道?这就走入了歧途,周密“吞”下三百万本的书,又囫囵吞下多人,积累的偏差可就太大了,最终走向狭窄不能转身的思想“僻境”。齐静春评价他“书看遍,全读岔”,是一语中的。

周密和两个晚辈有过论道,一个是陈平安,另一个是斐然,结果当对方有话要说,有道理要讲的时候,周密说陈平安没资格,要先证明了自己,对斐然则说“拭目以待”吧,他都是懒得分说,这其实是周密对“交流”的态度,他只想从书中学习道理,然后把道理灌输给别人,从不想和人真实的思想互动,而学习复杂知识,尤其是涉及到人文的知识,后者才是最重要的。周密的偏执警惕我们,要多与他人沟通和交流,尤其是高水平的人,不固执己见,去倾听别人的道理,像我们一起读《剑来》,品《剑来》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