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左宗棠,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官场上的一朵奇葩

左宗棠,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官场上的一朵奇葩

剑吼西风 2020年10月09日 书籍名称:左宗棠 书籍作者:张鸿福 发布者: 来源:微信读书
左宗棠,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官场上的一朵奇葩。
首先是在个人发展方向的选择上就很奇葩。那个时代的读书人,一生努力的方向目标都是金榜题名、出将入相、封妻荫子、荣宗耀祖,左宗棠二十三岁乡试中举也算少年得志,只要再向前进一步会试中个进士,然后不论是入翰林留中枢还是外放县知州抚,对读书人来说也算圆满了,左宗棠在第二次会试不中后从此放弃参考,专门攻读农桑、水利、舆地(地理)、钱粮(税务)、军事等方面的“杂书”,那时头发花白儿孙绕膝的老秀才、老举人勤读不缀、如期赶考者,大有人在,他们不仅不会受人嘲笑而且会被当成人们学习的榜样,象左宗棠这样年纪轻轻就放弃科举正途专攻旁门左道的,反而会受到嘲笑甚至指责。
而后进入官场的左宗棠更是奇葩。一是做幕僚却偏抢东家的风头。那个时代读书人科举不第,为了生计一般会求人引荐做各级官员(东家)的幕僚师爷,协助做些文案、钱粮、刑讼等事务,出谋划策提些军政建议,左宗棠经再三邀请才出山,他可不是“循规蹈矩”地做巡抚、总督的师爷,而是象巡抚、总督一样发号施令,搞得差点因“劣幕擅权把持督抚”的弹劾险些丢了脑袋。二是迂阔耿直缺乏圆通权变不会“做人”。由于曾国藩的推荐,左宗棠由一待罪的“劣幕”变成湖南团练使,继而成了浙江巡抚而且是实授,曾国藩可以说是左宗棠的恩人、贵人,可左宗棠非但不感恩却在抓获洪天贵福后上折参了曾国藩一本,说曾国藩虚报军功,因为曾国藩己上奏朝廷说洪天贵福自焚而死,搞得曾国藩很被动很没面子。第一次觐见慈禧不给内务府例银,由奕䜣暗里垫了三千银票,第二次与奕䜣一起觐见慈禧,仍不给例钱并吹嘘上次就没给,搞得奕䜣直摇头。从大西北平疆立功回来,封赏极隆,王公大臣都来道贺,曾经参他为“劣幕”的官文也来了,按官场一般规则的处理应是热情接待旧事不提,以显示大度宽容,但左宗棠却出言相讥搞得官文当场下不了台。三是不捞钱财勇于任事。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左宗棠任督抚每年经手的银子以千万计,花钱如流水却没有一分流进自己的腰包,反而自己每年二万两养廉银均掏出来用于公事、用于救济。当国家有事、危难紧急,常常是别人避之唯恐不及,他却总是自告奋勇。如在江西救沈葆祯,本不是他的责任完全可以不救,却冒擅离职守的风险解救沈葆祯;西北平乱收复新疆,满朝文武是找借口托路子逃避,他却上奏自荐;本已七十多岁在两江总督任上养老,中法战争爆发,越南、台湾丢城失地,他心急如焚,上奏自荐转任闽浙总督,主持中法战事并获得自中英鸦片战争以来满清对外战争的首次大胜,其亦以七十三岁高龄老死在闽浙总督任上。
晚清四大名臣,曾、李、张都是科举正途出身,独左宗棠走旁门左道,所立功勋却不在曾等三人之下,事实上左也没把曾等三人放在眼里。奇葩就是奇葩,无论当时之人还是后世之人都很难复制。奇葩首先得有洞察世事大势的眼力,科举制度选不出囯家急需的真正人才,奇葩不仅看出来了而且敢于自我放弃;洪杨内乱、列强外欺,只有奇葩才会意识到真正的人才不必走寻常路径;面对暮气沉沉、推委倾轧、尓谀我诈的官场,只有奇葩才能看出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如今大学毕业考公务员是“正途”,有多少人心甘情愿弃考公务员而自主创业的?如今官场也是不堪言说,有多少人敢于无视“潜规则”做一个清官能吏?就算洁身自爱的又有几人?假设国家有难,能够勇于任事的到时会有吗?奇葩又自有奇葩的理由,晚清,“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还是读书人的信念,是社会主流价值,如今,上大学,做大官,发大财,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己然就是社会主流价值。当我们仰望左宗棠以布衣之身立不朽功勋的时候,不必羡慕,不必惭愧,因为我们已没有了那种舆论环境,当然更不会有那烽火连天山河破碎的机遇,坐享太平盛世就按太平盛世的规则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