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挑灯看剑章评(679章 人间俱是远游客)

挑灯看剑章评(679章 人间俱是远游客)

心安乡 2019年12月05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1482

人间如逆旅,你我皆行人,远游客终有回乡的一天。一代人归去,总有人年轻,长城不在剑气长存。战争如席卷天地的黑夜,英雄是让你仰望的星辰。死亡把人性压到角落,看看它会迸发出怎样的能量。

第一章【铺垫】

「赤壁之战」

中国古典文学描写战争的经典是《三国演义》,赤壁之战更是经典。大战共八回,罗贯中用了六回写前奏,孙刘联盟、蒋干中计、草船借箭 、定计火攻、黄盖苦肉计、庞统连环计。政治、外交、战备等层层铺垫,计谋、人心、运势看似闲笔碎语,回头看没有一处可以删减。到“三江口周瑜纵火”,战斗正式打响时,这场战争就已经神完意足。

「剑气长城」

《天上月》这一卷够长,铺垫不可谓不细致。陈平安先是几场战斗,赢得初步认可。二掌柜卖酒说书两不误,与剑修打成一片,春风化雨教化后辈。特别是通过做了隐官之后的作为,将一场大战之前必不可少的战略部署、情报搜集、后勤保障、舆论宣传、外交谈判、反间谍战和如何撤退等环节都做了交代,甚至连隐官一脉、躲寒行宫武夫和剑气长城年轻剑修,作为未来战力也没有忽略。

「神人擂鼓」

赤壁之战,战云密布的气氛之下,所有人以为要开打的时候,作者荡开一笔写曹操长江横槊赋诗。679章人间俱是远游客,白发天魔霜降插科打诨大半章,在你以为今天也就这样的时候,心脏跳动如神人擂鼓。“于是战争开始了”,这是《战争与和平》最经典的一句话,突兀而来,无声无息,毫不修饰,战鼓敲响了。

第二章【告别】

「缘散缘起」

云卷云舒,终有分别的一天。缘散缘起,分别是为了将来的重逢。尚未离开,孙藻就扯住宋聘的袖子抽泣:“师父,我想家了。”离开剑气长城的这些名字,估计很长时间不会再出现,特别是代表未来战力的隐官一脉和剑气长城的年轻剑修,他们再次出现很有可能是浩然天下的最后一战。

「男儿有泪」

将返扶摇洲的金丹境宋高元,见到自家蓉官祖师,眼眶微红颤声道:“死了好多人,谢稚前辈也不返乡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侠骨柔肠」

剑仙宋聘和金丹境玄参返程金甲洲,带着孙藻和金銮。宋聘对渡船管事一句“给你们面子了,就接好”,火爆刚烈的女侠范儿。私底下与金銮她们相处却是顶好的脾气,笑脸极多、嗓音温柔。一身硬骨化作了水一般的柔情,侠骨必有柔肠。

「师徒投契」

剑仙蒲禾跌境元婴,与龙门境曹衮,带着两位新收的徒弟返回流霞洲。关门弟子野渡被蒲蒲禾从尸堆里救出,身负重伤未愈。蒲禾嘴上不饶人,野渡也半点不输阵,只是暗地竖大拇指:“我师父……是这个!”师徒投契,未来可期。

「无愧我心」

皑皑洲元婴剑修邓凉,独自返回皑皑洲。离开前,酒铺无事牌留言“来时元婴,去时元婴,不曾破境,愧对美酒”。最后四个字,应该改成“无愧我心”。陈平安留信提及第五座天下,是给他指出了一条未来的大道。

第三章【亮剑】

「剑气长存」

《亮剑》最后一章,李云龙将自己的六个孩子送走前说:“都站起来!孩子们,将来如果有一天,你们走上战场,你们可能会中弹,会牺牲,但我希望的是,我的孩子们,即使牺牲也只有用前胸去迎接子弹。“孩子们齐声说:“记住了。”剑气长城也把自己的孩子们送走了,年轻人离开,老一辈留下,长城不在,剑气长存。

「剑修不怕」

晏溟无臂,但有两颗印。一颗是儿子送的“不敢仗剑等城头,唯恐逐退三轮月”,一颗是他让陈平安刻的“登城如上坟,出剑即祭酒”,带哪一颗上城都无所谓。《亮剑》李云龙:“作为一个老百姓,怕死不丢脸。如果军人怕死,那是最丢面子的事。”生意人怕死不丢脸,剑修不能,当了大半辈子生意人的晏溟,最后以剑修身份重返城头。

「天塌我顶」

避暑行宫,外乡剑修都远去返乡,愁苗剑仙跨过门槛后,背对众人,笑道:“先行一步。”罗真意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半句挽留言语。《亮剑》尾声,李云龙面对孔捷派人救他走的好意:“我能扔下部队去当逃兵?即使真有不测,天塌下来我顶着就是了。人生不得行胸怀,虽寿百岁,犹为天也。”

「女子武夫」

战争不只属于男人和剑修,女子武夫白炼霜将宁府收拾清扫一遍,大门口与先走一步的纳兰喃喃低语,这才去往城头。《亮剑》李云龙死后两天,田雨狱中割腕自尽。看守人员私下议论说,这女人是做好赴死的准备来到监狱的,根本没打算活着出去。 老狗走了,白炼霜就没打算活着离开剑气长城。宁姚和姑爷让她拖到了这一刻,可惜看不到订婚了。

「三更撞月」

《亮剑》,李云龙说:“面对强大的敌人,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李云龙这么说也这么做了,人生最后他依然亮剑。《剑来》,董三更跟老大剑仙说此生无悔,面对蛮荒天下撞向剑气长城的一轮月,嗤笑一句“我去你娘的”,御剑撞月而去,这是他的人生最后亮剑。

 

「我醉欲眠卿且去

明朝有意抱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