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评 > 挑灯看剑章评(767章 落魄山的镜花水月)

挑灯看剑章评(767章 落魄山的镜花水月)

心安乡 2020年06月19日 书籍名称:剑来 书籍作者:烽火戏诸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热度:342
挑灯看剑章评(767章 落魄山的镜花水月)

清风徐来,镜花水月,故友新本。

过倒悬山,不见不散,逆旅过客。

同路为缘,色幻情真,飞鸿雪泥。

第一章【剧情】

清风一席谈,大骊送大礼,林鹿书院山长,襄助下宗选址,独尊文圣学问。礼尚往来,换取陈山主和陈山长少折腾,确保大骊和宝瓶的安稳,陈平安答应三思后行。承诺少折腾,不代表不折腾,有些老帐必须折腾算一下。宝瓶洲先正阳山再清风城,桐叶州万瑶宗之后还有金顶观,北俱芦洲琼林宗藏着幕后主使。“正阳山香火”秘录,撇清宋睦牵连,重点划出田婉,陈刘在明吸引视线,姜崔在暗先行探路,意欲引出暗黑联盟的过江龙。

“使朋友值得信任的方法就是信任他”,陈平安和老厨子是朋友。陆沉五梦七相,最头疼“梦化蝶不知谁是谁”,尚未真正看透并舍不得梦醒,朱敛最像梦蝶。朱敛终于知道梦在何处,解梦的答案有了一半,陆沉此梦与大小崔的“一生二”有异曲同工之妙,彻底梦醒就是分道扬镳之时。“以诚待人者,人亦诚相应”,朱敛感谢平安以诚待人,真面容示人“美煞众人”,镜花水月扛把子只能再戴上面皮。

许多久违“故友”出现,搬山猿混了十一卷,终于有了个不俗的名字“袁真页”,听着比远房亲戚“袁首”有文化。宋长镜同样失踪良久,凝聚半洲武运,以十一境姿态拳杀两仙人,应该已是十境“神到”了。莲花小人儿被想起来,在陈平安头顶,与裴钱、暖树、小米粒和陈景清,一排人坐在崖畔。陈平安带着裴钱和小米粒出行北俱芦洲,披麻宗,鬼蜮谷,春露圃,趴地峰,太徽剑宗,浮萍剑湖,龙宫洞天,骸骨滩返乡。计划赶不上变化,中途进入夜游渡船秘境,再开条目城新副本。

第二章【生死】

书友“红炉点血”的家人纵横发帖:“这是我老公的账号,他以前很喜欢这部小说,总是和我说里面的故事,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把手机屏保改成了这张图片(还不曾去过倒悬山),真的很令人唏嘘。也许冥冥之中真的都有定数”。这一章以文祭之:“人生路上有些事,…其实还有很多的遗憾,就像一个人身在剑气长城,却不曾去过倒悬山”。落魄山护山大阵,非倒悬山敬剑阁的剑仙画卷莫属,三炷香致敬陪伴隐官守护半截长城的剑仙英灵:“过倒悬山,剑至浩然”。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地球在宇宙中渺小如太平洋上的一颗尘埃,人类文明在46亿年地球史中短暂如匆匆一秒,不满百年的人生如白驹过隙。我们和死亡有个不见不散的约会,也许你还有50年,也许只剩1天,所有人都会在某个时候离开人世,这是必须接受的无可避免的事。历史上所有的人都死了,我们也不例外。思考死亡就是思考人生,人生意义何在,或者说有意义吗?每个人在人生中会逐渐对这一类的问题形成自己的答案,这些答案决定了你怎么对待自己,对待他人,对待人生,对待世界。答案没那么重要,因为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千万不要在人生最后的一瞬间才想起这个问题。

我们无法弄清人生,是否有着各自的命运,还是只不过随风飘荡,但我确信同路即是缘分,哪怕很短暂。《剑来》,三年,十一卷,679万字,不短的一段旅程。“因寒冷而打颤的人,最能体会到阳光的温暖,经历了人生烦恼的人,最懂得生命的可贵”,惠特曼的诗告诉我们每个人在旅途中都会打颤和烦恼,同路的我们可能在下一刻分手,但请珍惜这份茫茫人海中的缘。

红学家评价《红楼梦》“色幻情真”,长篇小说似用云烟勾勒一幅山水图卷,故事讲完了,云烟也就散了,却有什么留在读者心间,挥之不去长长久久,情之一字必不可少。人间若无情,寂寥如荒漠,今天这章不论文字,作为同路人的烽火有情也有心了。矫情吗?或许有,或许无,无所谓。一个作者对于同路读者的情感可以用晏殊《山亭柳·赠歌者》表达:“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唱遍阳春”。最后借用老苏的诗,送给同行过客。

人生到处知何似,

恰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鸿飞哪复计东西。

1、一家之言,不足为信:评析是臆断的代名词,根据已知信息作出个人分析,提供众多解释中的一种可能。

2、问我何所有,山中惟白云。只堪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部分道理于我有益,未必普适。部分观点能力所限,难免偏颇主观。部分行文斩钉截铁,不代表坚信其唯一正确性,只是不愿面面俱到和模棱两可而已。

3、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文字是思想的具化,写与读是思想的交流,春色满园的魅力在于百花不同,欢迎书友讨论、批评和指正。

4、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写是乐,评是乐,看是乐,乐最重要。